放开那只苏先生让我来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韩叶】故梦 HE

♪失忆高亮!剧情反转高亮!慎入!

♪ooc!ooc!ooc!私设如山!全联盟把叶修宠上天!(budui)

♪粗体为歌词或回忆杀xxx

♪剧情反转严重!!!点进来就请务必耐心看到最后!!!最后!!!最后!!!QAQ

♪以下正文!↓




旧忆就像一扇窗  推开了就再难合上

谁踩过枯枝轻响  萤火绘着画屏香

“韩文清。”

“你是谁?”

“……我不是谁,一个陌生人罢了。”

叶修笑笑,转身离开了霸图俱乐部。





新闻标题都是一些“霸图队长出车祸失忆,一代拳皇是否就此陨落?”“韩文清出车祸,霸图易主?”等等内容,叶修照旧把电竞周报甩给魏琛,自己做训练去了。

苏沐橙看了叶修一眼,秀眉紧锁。

她知道叶修给联盟所有知道叶修和韩文清私底下恋人关系的人都说了让他们不要跟韩文清再提起自己,而叶修也决定马上就要退役,把君莫笑留在了兴欣——他再也不打荣耀了。

没有人问为什么。

因为他们都知道为什么。

没了韩文清,叶修便没了最好的对手。





霸图内部一切与叶修有关的报纸和杂志、包括比赛视频都全部被张新杰清了出来,寄到了苏沐橙那儿。苏沐橙私下跟张新杰说过让他不要听叶修的全部烧掉,她私藏了起来,想着万一有一天韩文清能想起来呢?

但是医生说的是永久性失忆。

韩文清还能打荣耀。脑子的记忆没了,对荣耀的热情倒还是依旧不减,肌肉记忆倒也还在。

但是他再也不会在看到夜雨声烦被君莫笑打出一套浮空连击时,一遍又一遍地倒回去变换不同视角来看、眼底闪出那样炙热的光芒了。

哦,对。他连君莫笑都看不到了。

只属于那个人的君莫笑。






黄少天首先飞到H市来看叶修。

当初叶修第一次退役,他的下落除了苏沐橙,第一个告知的就是黄少天了,可见二人的关系之深厚。

黄少天本来很生气,他气叶修就这么放弃了荣耀,就这么割下了心中的信仰。

但是看见叶修,他突然就气不起来了。

叶修在看书。他瘦了一大圈,而立之年便长出了白发,胡子也没刮干净,黑眼圈更重了,脸色苍白了不少,而他听到动静抬起头来看黄少天时的眼神,仿佛是已经不再恋世一般的绝望。

黄少天怎么忍心对这样一个人生气。

他只是默默地坐在叶修旁边,手搭在人肩上,难得安静了一天,无声地安慰着人。

叶修在看叶秋列给他的经济学类的书。

——他就要离开了。

叶修活动了下僵硬的脖子,扭过头来冲黄少天笑了一下。

“谢谢你,少天。”

“我要回家了。”

“这么多年,认识你很开心。”

“认识大家,都很开心。”

“也帮我谢谢大家吧。”

“我下个月就走了。”






“既然韩队在失忆前就很爱他,那说明老叶他明明可以让韩队即使失忆了也爱上自己。为什么叶修一定不让韩文清再认识他一次呢?”黄少天好不容易把叶修劝着去睡觉了,悄悄找苏沐橙了解情况。

“你知道韩队为什么会出车祸吗?”苏沐橙叹了口气。

“……为什么?”

“他出车祸前,在和叶修吵架。是因为叶修戒烟的事情,你也知道让叶修戒烟有多困难。两个人意见不合,吵了一架,韩队说出门冷静一下,然后就……”

“所以老叶这是后怕了吧?”

苏沐橙叹了口气:“没错,他害怕会再次伤害到韩队。”






叶修躺在床上,黄少天走后他就又睁开了眼睛,没有睡着。

满脑子都是韩文清。

他怎么睡得着。


 

为谁拢一袖芬芳  红叶的信笺情意绵长

他说就这样去流浪  到美丽的地方










 

谁的歌声轻轻、轻轻唱  谁的泪水静静淌

那些年华 都付作过往

他们偎依着彼此说好要面对 风浪

 

 

“新杰?”

“韩队,什么事?”

“你说过,我平常认识的人基本上都是职业联盟里的?”

“没错。怎么了吗?”

“那上次到霸图来,只说了几句奇怪的话就走了的那个、抽烟的家伙呢?他也是职业联盟的吗?”

张新杰的目光凝滞了一瞬,他垂眸,推了推有些下滑的眼镜,掩饰了自己一秒不到的呆滞,又抬起眼睛,直视韩文清——

“那个人,我也不认识。”

韩文清皱眉,点了点头,道了谢便接着做训练去了。



“前辈,还好吗?”兴欣战队休息室内,乔一帆递给叶修一杯水。

“还好。”叶修接过水,笑了笑,“不用担心我,你快去比赛吧!今年可要好好打!”

乔一帆点点头,临出门前又担忧地看了一眼叶修,叹了口气,转身出了休息室,带上门。

“前辈……真的不需要担心吗……”



兴欣主场对阵霸图。

叶修盯着屏幕上的一往无前的大漠孤烟看了半天,知道角色血量清零、倒下、霸图换人,他还盯着屏幕在发呆,仿佛透过屏幕看到了更久以前的事情。

“‘一叶之秋’,打一场吗?”

“哎大漠你的拳套还要不要啊?”

“不要。”

“唉,行吧。”

“没出息。”

“不给你点儿颜色瞧瞧,真怕你太骄傲!”

“果然是你。”

“是时候该慢下来了。”

“不好意思,我只知道往前,不懂得如何慢下来。”

“那就抓紧时间。”

“认输的人,就自己退出吧。”

“退出,也不代表就是认输。”

“叶秋,我等你回来!”

“我回来了。”

“他在挑战赛里取得的成绩,确实值得骄傲。”

“韩文清。”

“你是谁?”

……

好吧。

他爱上韩文清,本就是一场豪赌。

愿赌服输。


 

又是一地 枯黄  枫叶红了满面 秋霜

这场故梦里  人生如戏唱

还有谁登场








 

昏黄烛火轻摇晃  大红盖头下谁彷徨

流泪的花和荣禧堂  静静放在一旁

 

 


“老韩,你看咱俩这么多年的对手了是吧,革命友谊是不是特别深厚啊?”

“你想说什么?”

“唉,你这人可真没趣——”

“有话就快说。”

“啧,我说,那什么,韩文清啊,哥喜欢你。”

……

然后韩文清是怎么回应的来着?

哦,对了。

他吻了他。

叶修笑。霸图的人都是这么简单粗暴。

太不解风情了啊。



张新杰在霸图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找了叶修。

“前辈。”

“哎,新杰啊。”叶修笑着跟人打了招呼。

“叶修。”张新杰换了称呼,“我现在以朋友的身份跟你说话。如果是没有失忆的韩队,一定不希望看见你这样折磨自己。”

“唉……”叶修叹气,“你们对我好,我都记着呢。只是,新杰,老韩出事是因为我啊……我哪里是愿意折磨自己,现在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我和老韩在一起的场面,我哪里还……唉,你能明白的吧?”

张新杰皱眉,担忧的目光穿过镜片直击叶修眼底。

“行了行了,你快回去吧。明天你们就走了,今天好好休息。”叶修笑着冲他摇头,“别担心我,你快去吧。”

待张新杰无奈地离开,叶修关上房门,后背抵在门上,脸上的笑着散去,眉毛耷拉下来,眼中承满了疲惫与痛苦。

他闭上眼睛,苦笑着。

脑袋一点一点地垂下,叶修喃喃道:

“韩文清。”

“哥想你了……”


 

回忆像默片播放  刻下一寸一寸旧时光

他说就这样去流浪  到美丽的地方








 

谁的歌声轻轻、轻轻唱  谁的泪水静静淌

愿化一双 鸟儿去飞翔

任身后哭号嘶喊着也 追不上


 

叶修最后看了一眼他和韩文清曾经一同居住的房子,拿上行李出了门,咬着牙上了锁。

“老韩,再见。”

去机场的路上,叶修又想起了很多东西。

他想到自己和韩文清第一次相遇、第一次在赛场上厮杀、第一次并肩作战、第一次约饭、第一次争吵、第一次交心长谈……

他想起韩文清第一次吻他,是在自己向对方告白的时候。虽然那是一个青涩笨拙毫无技巧可言的吻,但是叶修很喜欢。

他想起两个人第一次一同出游,叶修迷了路,又没有手机,韩文清愣是凭直觉找着了他,叶修笑着说这是爱情的力量啊。韩文清虽看似不屑地斥了声“幼稚”,不过叶修可没看漏韩文清略微有些发红的耳根。

他想起二人第一天同居,叶修打网游浪到转钟,韩文清黑着脸把人压在身下做了好几次,直到叶修终于在韩文清怀里沉沉睡去才罢休。

韩文清。

韩文清。

韩文清。

铺天盖地全他妈是韩文清。

叶修眨了眨眼,这才发现眼眶里原来是有泪的。

他伸出手,擦去那些不争气的液体,继续往前走。

叶修又看了看自己的手。

明明没有粘辣椒,也没有粘洋葱。

怎么泪反倒越擦越多了?


 

又一年七月半 晚风凉  斜阳渐矮只影长

这场故梦里  孤桨声远荡

去他乡遗忘





 

叶修回了B市,帮着弟弟一起打理公司的事情。他回去后单身了一辈子,一生未娶妻生子,因为他心里早已住下了那个人。

相爱是两个人的天长地久,相思却是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EN——咔!


“叶修?叶修??醒醒!”

叶修从梦中醒来,睁开眼看见身边的韩文清正一脸担忧。

“……老韩?”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韩文清擦掉叶修脸上的泪水,“一大早上醒来就发现你在哭。”

叶修消化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放下心似的笑了笑。

“是啊,特别可怕的噩梦。”

韩文清揽他入怀,揉了揉人脑袋。“多大的人了,还能被噩梦吓哭,没出息。”

叶修笑,不答话,只是往人怀里蹭了蹭。

又是一个适合赖床的早晨啊。





真·END.
感谢你的阅读!!!!!

高考请加油!!!!!

荣耀与你同在!!!!!

评论(2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