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只苏先生让我来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韩叶】不,我有“星”上人了 02

 

 

@璃语焕辰 小天使的点梗ovo!

♪黑体为榜榜w

♪这一章主要是交代背景啦,基本上都是黑体蛤蛤蛤,免得没看过榜榜的小可爱看不懂嘛ovo

♪跪下来求不要打我QAQ

♪以下正文w↓

 

 

 

 

 

 

梅长苏在宁国侯府的雪庐中住了下来。此时正在庭院小桌边坐着,喝茶看书。


飞流在院中玩耍,跑到梅长苏身边来,巴巴地盯着他:“出去玩儿——”


梅长苏一笑:“去吧。”


飞流还是可怜兮兮地看着梅长苏。梅长苏目光从书卷上移开,对飞流无奈一笑:“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去,别跑太远了。”


飞流撅起嘴,自己跑出去玩了。


“苏兄——!苏兄!哎,就你一个人在啊?飞流呢?”这声音一听就是言豫津了。他身后还跟着萧景睿和谢弼。


“出去玩了。”梅长苏笑笑,饮了一口茶。


言豫津目瞪口呆:“你——让他一个人出去了?”


梅长苏点点头,温和地笑道:“我们家飞流虽然心智不全,但是脾气很好,不会有事的。”


萧景睿和言豫津对望一眼,面露尴尬之色。萧景睿只低头饮茶,言豫津却是吭哧一声笑了出来:“苏兄,你确实觉得飞流脾气好吗?”


梅长苏理所当然一般点了点头:“嗯。”


“好的好的,小张那边镜头准备——”王杰希对着对讲机说了一声。


接下来就是禁军大统领蒙挚和飞流的打戏了。两个人打得难分胜负,倒是让谢玉皱起了眉。而梅长苏一声呼喝便能让飞流住了手,谢玉心下又是一惊,不禁开始怀疑起梅长苏的身份来。梅长苏进京,是用的“苏哲”之名,为的就是免去被誉王或太子招揽而被迫卷入夺嫡之乱中。他在这场夺嫡中,需要占得先机。


“我觉得这里,谢玉对梅长苏的打量要好好刻画一下。他这个时候怀疑苏哲就是太子在招揽的麒麟之才,但他不知道梅长苏是友是敌。这个时候对于谢玉的眼神描写很重要。”叶修举手发表见解。


王杰希点点头,“确实。小张,按他说的来。”


摄影小张点头:“好。”


谢玉听了蒙挚“百招之内我也不敢言胜”的说法,看了飞流一眼,又盯着梅长苏打量了好一会儿,垂下眼眸思索了一番,待余下几人说完话,便领着蒙挚到书房去了。


“哎我虽然之前就听说飞流功夫好,但是没想到这么好!那外面是谁啊?蒙大统领!京畿九门掌管五万禁军的一品将军!琅琊高手榜上,也只有大渝的玄布能胜他一筹!咱们的飞流居然能和他打成平手!”言豫津激动地说着。


“你少夸张啊,哪里有打成平手了?蒙大统领根本就没尽全力,已经把飞流压制得无法脱身了。”梅长苏还是很平静,倒是显得言豫津大惊小怪了。


萧景睿不安道:“可不管怎么说,飞流的身手太惊人了!恐怕以后父亲都不能相信苏兄只是普通江湖客了”


“实在瞒不过去,那也没有办法。我梅长苏又不是朝廷侵犯,化名苏哲是为了要省去一些麻烦。今天这么一闹,恐怕这麻烦是少不了了。”

飞流还在心烦:“讨厌!”


言豫津立马接话:“是啊!这个蒙大统领太讨厌了!”


他们在这里说话,却不知门外的谢弼早已听了个清楚,连忙急着去给誉王报信了。

 

 

 

 

 

 

 


穆霓凰送夏冬出城。悬镜司的掌镜使办案,一向奉的是密旨,而这次的滨州侵地案搞的好像全城都知道了,夏冬自己都打趣说真热闹。


到了临别之地,两姐妹互相嘱咐着。


“外出可能是有点危险,可是你在京城之中,也不能高枕无忧。云南王府,一方诸侯,早就被人窥探多时。这乱流之中,你怎么可能独善其身呢?”


穆霓凰一笑:“我穆霓凰十七岁披战袍、上战场。铁血十年,早已没有了女儿心肠。无论什么样的乱流,也得吞得下我才是。”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超级喜欢这句台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楚云秀念完了台词就瞬间爆炸,发出杠铃一般的笑声。


一旁饰演夏冬的唐柔看了楚云秀一眼,也笑了:“秀姐,注意形象。”


喻文州很是无奈:“不笑场的话这遍就能一条过了……”


“其实就这样也很好啊!把楚妹子笑的地方减掉就可以了。”黄少天说着。


喻文州摇摇头:“云秀说‘吞得下我才是’的时候表情已经有点变化了。不行,再来。”


两位妹子都没有异议,点点头就开始酝酿情绪。


“Action!”


——穆霓凰一笑:“我穆霓凰十七岁披战袍、上战场。铁血十年,早已没有了女儿心肠。无论什么样的乱流,也得吞得下我才是。”


夏冬看着她一笑。


这时,不远处传来马蹄声。两人循声望去,只见当今的靖王殿下——皇七子萧景琰正策马奔来。穆霓凰是和萧景琰以及另外一个人从小一起长大的,此刻见了面自然欣喜。而夏冬就不一样了,别过脸去,一脸不满。


萧景琰在她们面前停下来,向穆霓凰打了声招呼:“郡主。”


穆霓凰行了个礼:“靖王殿下风尘仆仆,想必是换防回营吧?”


“是。”


“这些年,你像被放逐一般,驻扎军营,四处征战,真是辛苦你了。”穆霓凰感叹道。


萧景琰语气却并不和善。不是因为穆霓凰,而是因为夏冬。“郡主这是要外出吗?”


穆霓凰回道:“不是。悬镜司奉旨去滨州查案,我来送送冬姐。”


萧景琰不屑,“查案。不会又是什么谋逆的大案吧?”夏冬听了正要反驳,萧景琰却并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我还要赶去见驾,告辞。”一行人又风风火火地走了。


“都十年了,你和靖王还是不说话?”


“你也看到他的样子了。悬镜司当年彻查赤焰的案子,证据确凿。可是他到现在都不相信林氏谋逆一事。而且到现在为止都不相信,林燮杀害了我的夫君聂锋。我与他有何话可说?”


穆霓凰神色淡漠,并不答话。


夏冬见状,道:“你也不相信我?我知道,你相信你的林殊哥哥。可是案发当年他只有十九岁,他必须要跟随他的父亲!只可惜,误了你的终身。”


“不管怎么说,靖王自有靖王的风骨。若非如此,就凭这些年四处血战的功劳,又何至于得不到一个亲王之位?”


夏冬知道这对话继续不下去了,便道:“时辰不早了,我该上路了。”


穆霓凰目送夏冬远去,叹了口气。


其实,由唐柔来出演夏冬,网上的反对声还是挺多的。这妹子是新人,网友们怕她不能演好夏冬这样饱经风霜的人。但是唐柔不在乎,她喜欢这个角色,她就要演好这个角色。叶修也十分支持她,在网上骂唐柔的帖子下面回了一句话:她能不能胜任,不由你们说了算。


事实证明,唐柔演的夏冬,确实很出色。

 

 

 

 

 

 

 

 

 

 

后面就是靖王进宫被冷落、静嫔盼儿子来看她、以及皇后和郡主到宁国侯府来想看看梅长苏却不得见的戏了。


这靖王生母静嫔的扮演者,剧组倒是会请人。竟请了韩文清的母亲来演。韩文清的母亲是老演员了,演的戏深受大众好评。况且,就韩文清那张霸气到让人不敢正视的脸——不仅不敢正视,还得跪下来交钱包呢——也就韩母能hold住了。


再后来,就是霓凰郡主比武招亲的场景了。太子和誉王等了半天终于等来了梅长苏。二人争相招揽,都被梅长苏一一挡了回去。直到几人被太皇太后召进宫去,梅长苏才松了一口气。


从太皇太后宫中出来,梅长苏受邀和郡主一起在宫中闲逛。


“适才在暖和之中——”穆霓凰开口。话刚说了一半便被梅长苏截断。


“苏某顾及老人家心情,多有得罪,望郡主见谅。”


“倘若我说,我并未介意,苏先生会否认为,堂堂郡主,竟然如此轻浮?”


“不敢。”


“这要是平日里,恐怕你的手掌早就离身了。”穆霓凰笑着说出这句话,便接着朝前走去。


梅长苏在心里叹了口气,快步跟上。


二人走了一会儿,穆霓凰又笑:“先生可真沉得住气。居然肯陪着我就这么闲逛。你就不担心,太子和誉王殿下等着急了?”


“哎不好意思我忘词了!”叶修一拍额头。


“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是在看小抄!”楚云秀立马把叶修卖了。


王杰希看了叶修一眼:“NG一次,工资扣一百。”


“什么???!!!”


“让你不背词?”楚云秀嘲笑起来。


“那什么,云秀你这打扮挺好看啊!”


“谢谢,我也这么认为。”


“行啦,开玩笑的。继续吧。”王杰希叹了口气。


“哎好好好大眼儿我就知道你不忍心看着我流落街头!”


“……果然还是不要给你片酬了吧。”


“苏某来京城养病,短时间内不会离开,就让那两位贵人多些耐心,也不是什么坏事。”


“天下之大,江湖之远,先生选择京城这么一个最热闹、最风云交集的地方养病,要说您没有一点追逐名利之心,谁信呢?”


梅长苏知道她话中意思,答道:“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苏某也是俗世之人,便是有些功利心,又当如何?”


穆霓凰停下脚步,看了梅长苏一眼,道:“既然如此,那外面静候先生的两根落脚之木,苏先生会选哪一根呢?”


“穆王府一向替朝廷镇守南境,从来不过问京城风云之事。不知为何,郡主会对苏某的未来如此感兴趣呢?”


穆霓凰刚准备反驳,却被一阵责骂声给打断。二人走过去一看,竟是一名太监在责打一个掖幽庭的孩子。


“好,收工!”


“哎呀,可把哥给热死了!”叶修赶紧要脱下戏服。


苏沐橙一直在这边给他们帮忙,此时赶紧拿了两瓶冰水,递给叶修和楚云秀二人。


“哎,叶修哥,下一集就跟靖王殿下见面了!开不开心?激不激动?”苏沐橙又问。


“唉,沐橙啊,这话你问过了啊。”叶修很无奈。


楚云秀也笑:“韩部长那个靖王的造型真的很帅啊!你就一点儿也不期待?”


“我为什么要期待?哥还不是很帅?期待他干嘛,看自己就成了。”叶修撇撇嘴道。


两个姑娘对视一眼,笑而不语。


叶修不太懂妹子们的脑电波交流,便摇摇头,先一步离开,回了房间。

 

 

 

 

 

 

 

 

而另一边,决心要帮忙打助攻的二人正在密谋着什么大事。


“少天,准备好了吗?”


“嗯嗯!明天收工之后我就带老叶去你那边!放心吧!”

 

 

 

 

 

 

“歪——?少天什么事?”叶修接起电话,懒洋洋地道。


“老叶老叶老叶!你明天收工之后有安排吗?有吗有吗有吗?没有吧一定没有吧你这个宅男肯定没有安排对吧!有安排也给本剑圣推了啊!明天我们部长请吃饭说是要聚一聚!咱们几个好多年没一起吃过饭了吧!你一定要来啊!听到没有!”


“……哦。”


“你哦是什么意思啊喂!!!是答应了还是不答应啊!!!不回答我就当你答应了啊!好的再见!”


“……我——好吧再见。”叶修耳朵之中还能感觉到嗡嗡的响声。他用手掌揉了揉耳朵,小声道,“好吧,确实很多年没有一起吃过饭了……”

 

 

 


TBC.

 

 

哇!感谢你的阅读!

下一章老韩老叶就见面了欧耶!

愿意去看一看琅琊榜的姑娘们!我非常荣幸你们能因为我的文而选择去看这样一部非常棒的剧!鞠躬!

评论(2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