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只苏先生让我来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韩叶】不,我有“星”上人了 03

@璃语焕辰 小天使的点文ovo

♪因为是用手机码的字所以变不了黑体,那么【】中就是榜榜好啦w

♪热哭

♪希望不要因为太热而导致我的文质量下降QAQ

♪我会努力的!

♪以下正文↓






【“本王是哪个牌面上的人,还不由你这个奴才来定!”

未等梅长苏和穆霓凰上前去打抱不平,那奴才口中被贬低了的人已经自己站了出来。

那奴才刚才责打小罪奴的时候,连带着把靖王也给瞧不起了一通。连一个奴才都能这样议论堂堂皇子,可见这位靖王殿下并不怎么招皇帝的喜欢。

而那奴才见靖王气势汹汹,顿时泄了气,却又不甘心就这么被一个不受宠的皇子给踩一脚,便抬出越贵妃的名头来想压压靖王的气焰。谁料这位靖王还没说什么呢,旁观了许久的霓凰郡主先没了耐心。

随着脸上突然挨的一鞭子,这奴才便听到了霓凰郡主的怒斥:“一派胡言!竟然还敢抬出越贵妃的名头来。靖王殿下大人大量,我可看不惯!”

斥走了狗仗人势的奴才,穆霓凰对萧景琰嘱咐了两句话,停下来的空档里,二人才终于注意到了在安慰受伤的孩子的梅长苏。

“你是谁?”萧景琰还在因为庭生受了责打而气恼,语气听上去便有些不善。庭生便是这个受了委屈的小罪奴。

梅长苏站起来,行了一礼,还没来得及回答,穆霓凰就接了话:“这位是苏哲,苏先生。萧景睿的朋友,来京城养病的。”

梅长苏也笑着道:“苏某一介布衣,靖王殿下不认识,也是自然。”

萧景琰却是不怎么耐烦似的:“能进到这宫墙之中,又有郡主相陪,岂会是寻常白衣?看来是我不在宫中已久,孤陋寡闻了。”

……】

这段戏是萧景琰与梅长苏的初见,倒也没有特别复杂的。这一条很快就过了,王杰希让大家休息十分钟。

叶修还沉浸在梅长苏的角色里,想着昔日那样要好的好友萧景琰,如今看见自己换了一幅容貌便认不出来自己了。虽说是自己刻意瞒着萧景琰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是说实话,他还真挺难过的。

“叶修,怎么了?”楚云秀看叶修脸色不太好,便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问。

苏沐橙对楚云秀轻轻“嘘”了一声,解释道:“叶修哥还没从角色中出来呢,这会儿应该在单相思萧景琰。”

楚云秀点了点头,瞄了一眼不远处的韩文清。

叶修此时已经回过神来,听了苏沐橙的话不禁一笑:“什么单相思啊,就是空虚寂寞冷。”

两个姑娘也都被逗笑了。韩文清听到这边的动静,回过头来看了一眼。他看见叶修坐在那里,脸色煞白,眼底眉梢却染着笑意,嘴巴一张一合地在说着什么,在秋阳的映衬下显得美好却又虚无。韩文清心里没来由地一痛,他不禁想要伸手去抓住这个画面,却又唯恐手指刚一触碰到,画面便碎了。

叶修也许是注意到了有人在盯着他看,偏过头来,视线便跟韩文清的碰了个正着。他们对视了几秒,又不约而同地别过脸去,都觉得脸上烧得慌。

楚云秀和苏沐橙目睹了全过程,交换了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又扯着叶修聊了起来,话题却变成了『昨天我看见了一篇靖苏文!』、『是xx太太的那篇吗?』、『对对对!还有肉吃!』这样的话题。

叶修只觉得脸上烧的更烫了。











【“十二年。整整十二年。你终于回来了。”蒙挚感慨地说。

“是啊,我终于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梅长苏喃喃地念着,旧时的回忆涌入脑海,目光不由变得深远起来。

“我在信中多次跟你提过,叫你不要回来,为什么不听?万一被人发现你的身份,谁也帮不了你!”

“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又有谁会相信我就是十二年的那个逆犯?”

蒙挚心下难过,道:“虽然你在信中说过因为伤病容颜大改。可我怎么都没想到,你竟然变得如此面目全非,毫无往日的痕迹。”

梅长苏却一笑:“可是那天在宁国侯府,你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我。”

“为什么要住到宁国侯府去?谢玉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万一被他发现了不得了。赶紧搬出来,住到我那儿去!”

“你知道我来京城是做什么的,既然可以住到他那儿去,自然他查不到我。但有一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我相识。”

蒙挚着急:“你的决心我知道。可是现在京城里两个有权势的皇子正在夺嫡!文武百官纷纷在选主择路!谁来帮你做那件事?谁不知道,那是诛九族的大罪!”

“我筹谋多年,来京城自有我的计划。此处不便,今夜来雪庐一叙。”

当晚,蒙挚询问了赤焰军当年的情况。梅长苏只说了个大概,并表示日后会将具体情况一一告诉蒙挚。他之所以现在不说,无非是担心蒙挚会因为情况太严重而把梅长苏放在第一个需要考虑的位置。这样对于梅长苏的计划来说并不是好事,就跟他不把自己的身份告诉萧景琰是一个道理。

再到后来,就是擂台上突然冒出来一个十分厉害的百里奇,众人急的团团转,穆小王爷更是直接找上了梅长苏问他打算怎么办,梅长苏不禁觉得好笑,反问穆青道:“小王爷的意思是,这事儿归我管了?”

穆青嘻嘻一笑:“你跟我姐又是廊下谈心又是给她执掌文试的,这事儿不归你管归谁?别客气别客气,我跟你说,要是你也管不了,那我就只能找人把他打残了……”

再后来,就是在皇帝摆的宫宴上,誉王提出让武试的前十位佼佼者再次比试切磋。皇帝听了十分满意,叫大家随便挑战,但点到即止注意分寸。萧景睿早就替穆霓凰着急了。如若真让百里奇将郡主娶了去,那么北燕便多了如此强大的军方势力,与大梁来说便是危机了。此时萧景睿迫不及待想让百里奇受伤,好叫穆霓凰在和他比试的时候可以轻松一些。

“陛下,在下萧景睿,愿向百里勇士请战!”

而萧景睿最后还是落在了下风。】


到这里,第三集便结束了。在王杰希宣布散场后,叶修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哟,老韩,挺巧哈!”叶修在进门前,看见了韩文清。

“巧什么,喻文州说以后我跟你的对手戏就多了,他把我的房间安排到你边上来了。”韩文清这样回道。两个人都很默契的没有提早上发生的事。(注一个)

“你这是要出门?”

“哦,喻文州请吃饭,说是很久没有一起聚一聚了。”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叶修正说着,手机就响了起来。“歪,少天啊?”












“哎老韩老叶你们怎么一起来了?快来坐坐坐!菜都上齐了!”黄少天看着韩文清和叶修二人一块儿进的包厢,都要乐坏了。

“文州怎么订这么一个难找的地方啊?老韩车上的导航都找不到,我们还是问的路人才找过来的。”叶修大大咧咧在黄少天边上坐下。

“小地方人少嘛。在人多的地方,万一被粉丝认出来就麻烦了。”喻文州笑着说。

韩文清在最后一个空位上坐下——在叶修和喻文州之间。他不禁开始奇怪喻文州到底要干什么。

喻文州考虑到韩文清是开车来的,便给人倒了一杯果汁,然后就想给叶修倒啤酒。叶修连忙摆手:“哎哎哎文州文州别介,我不能喝酒。”

“啊,是吗,那真是抱歉呢。少天也真是,都没跟我说过前辈不能喝酒。”喻文州好像第一天才知道叶修不能喝一样。

叶修看了一眼黄少天,才道:“我跟老韩一样喝果汁吧。”

喻文州便十分善解人意似的,给叶修换成了果汁。

叶修悄悄给黄少天使眼色。这什么情况?

黄少天挑眉。就你暗恋韩文清那事儿,我们部长知道了。

叶修诧异。什么???你们一个个怎么都看出来了?

黄少天笑。你暗恋得那么明显,长了眼睛都能看出来好吗?虽然我不是说韩文清没长眼睛。他估计是当局者迷吧?

叶修也笑。呵呵。

喻文州倒完了酒,便宣布大家可以开吃了。















几个人聊着聊着话匣子就打开了。黄少天借着酒劲儿跟叶修说自己和喻文州的恋爱史,喻文州也收了酒精的干扰,开始说黄少天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叶修和韩文清听了像是收到了鼓舞一般,也跟喻黄二人说起了荣耀剧组刚刚建立那会儿,几个关系比较好的人的糗事。

“老韩他最开始去B市总部报道的时候,迷路了。他迷路了心情肯定不怎么好,再加上本来他就长了一张恶灵退散的脸,想问路发现人都绕着他走,最后是到公安局去问的路。人公安局还以为他是来自首的呢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叶修虽说没有喝酒,但跟这一群人呆着他也高兴,兴奋劲也上来了。

韩文清不甘示弱,“叶修来Q市玩的时候,在海滩上被苏沐橙捉来的龙虾夹了一下,吓得他三天没敢去海边。”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老叶你行不行啊蛤蛤蛤苏妹子都敢捉龙虾,你让龙虾夹一下连海边都不敢去了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我可以嘲笑你一辈子了蛤蛤蛤蛤蛤蛤!”

“韩部长如果多笑一笑也是非常不错的啊。”

叶修不服气,又说了一件韩文清的糗事,而他说得入神,没发现自己的果汁被黄少天悄悄兑进了半杯啤酒。

“哎行了行了老叶,你说的不口渴吗?来来来干一杯!”黄少天做完坏事,若无其事地举起自己的酒杯说。

“去你的,哥喝的又不是酒,干个球!”

“我跟部长喝的都是酒啊我想干行不行!少废话啊!快点快点!”

喻文州也举起了酒杯:“来吧,祝这次《琅琊榜》拍摄顺利!”

韩文清自然是二话没说也举杯了。

叶修只好跟他们碰了一个。

“哎我去这果汁味道不对啊?怎么这么难喝啊?!”

韩文清跟他喝的是同一种果汁,听他这么说,有些奇怪的道:“没有啊,还好。”

叶修还想反驳什么,却只感觉脑袋一阵昏沉。他闭上眼睛缓了缓,却更是觉得难受。

“叶前辈?叶前辈?你怎么了?”喻文州担心地道。

黄少天假装不知情,“老叶?老叶你没事儿吧老叶?”随后又信誓旦旦地说,“他肯定是累了。他每天除了自己背台词,有时候还帮着部长改剧本,帮王杰希指导新人,别的演员有不明白的地方也会找他来问。他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好了,肯定是累了。”

韩文清听了,又是一阵心疼,点点头,对二人道:“那我把他送回去吧,我们就先走了。”

喻黄二人这一晚上就是在等韩文清这句话呢,此刻点头点得可积极了。“那就麻烦你了!”

“应该的。”











叶修一路上嘴巴里就没停过。

“呔!我可是赤焰军的少帅林殊!贼人哪里走!”

“景琰你看看他呀!他抢我橘子吃!”

“不!景琰我不能告诉你我是谁!我是不会告诉你我就是林殊的!”

“景琰,霓凰说你喜欢我。所以你喜不喜欢我?”

“景琰……”

……

韩文清黑着脸把人好不容易送到房间里,扶到床上躺下。韩文清站起身来刚准备走,就感觉小手指头被拽住了。

“老韩。”

“老韩——”

“老韩……”











tbc.

注:虽然说这一集榜榜的故事是有两天的,但是我想着拍戏的话,应该会先把白天的场景拍完再来拍晚上的场景吧?当然这都我编的,大家当个娱乐看就好了2333333

热到昏厥。

评论(19)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