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只苏先生让我来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韩叶】不,我有“星”上人了 04

@璃语焕辰 小天使的点文ovo

♪韩叶属于大家,欧欧吸属于我

♪上次有小可爱 @春秋小岛 在评论区告诉我说,我tag打得太多了,会让人误会是蹭热度的。谢谢这位小可爱!!!我这才恍然大悟,我说我这几天为什么涨一个粉掉两个粉呢,原来是这样啊ovo,我会注意哒w!

♪还要感谢 @伞中雨 小仙女儿的催更w!让我感到我还有人支持w,动力满满!

♪天气这么热,我就不说废话了

♪以下正文↓





“老韩。”

“老韩——”

“老韩……”

叶修攥着韩文清的小拇指,在床上蜷缩着身子闭着眼,脸上还留着醉酒的红晕,薄唇小幅度地开合,呢喃着韩文清的名字。

像极了受了委屈的孩子,让人不忍心扔下他一个人。

韩文清的心蓦地就跳差了一拍。他鬼使神差地,慢慢俯下身,在叶修的唇上印下一个吻。

温软的触感让韩文清沉迷,他不禁开始用舌尖描摹起叶修嘴唇的形状。

含住叶修的下唇,吮吸、舔舐、啃咬……

啊……

是如此的让人着迷啊……

韩文清有些涣散的眼神突然呆滞了一瞬,慢慢恢复了清明。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后,他立马起身,心跳如擂鼓。他安顿好叶修之后不带回头地,逃也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床上的叶修睡的正香。他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嘴角勾出一个微笑来——他刚刚做了一个美梦。













【穆霓凰和梅长苏在互相说着悄悄话。

梁帝看见了,便问:“霓凰,你和苏卿在说什么?”

穆霓凰回道:“苏先生不过评论了一下方才的对战,并无他言。”

梁帝却是诧异了起来:“难道苏卿不仅文才绝伦,在武学上也有高论吗?”

梅长苏略显尴尬地愣了一愣,而后又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穆霓凰。穆霓凰大大方方地帮他接话:“苏先生说,百里勇士虽然武功高强,但是太过刚硬,若是被人找出破绽,其实只需要几个小孩子便可将其击倒。”

随后,苏、穆二人你一唱我一和地——啊当然也少不了百里奇的配合,兜了个圈子,成功地让梁帝答应了将掖幽庭里的几个罪奴跟着梅长苏练几天武功,五日后且看这些孩子能不能将百里奇击倒。】

“咝——”这一场戏过了之后,叶修没有沉浸在角色里,而是按着太阳穴跌坐在了方才的座位上。

“诶?!叶修?你怎么了?”楚云秀吓了一跳,赶紧也蹲下身来查看。

一旁的苏沐橙拿了风油精过来给叶修往脑门儿上抹,一边抹一边跟楚云秀解释:“刚才少天跟我说了,他们昨天晚上喝了酒的。叶修哥这会儿肯定头疼呢。”

“叶修你不是一杯倒吗?怎么还去喝酒?”楚云秀看着苏沐橙抹过风油精的地方,给叶修稍作按摩。

叶修叹了一口气:“肯定是少天往我饮料里兑了酒的。”

“都有谁一起去啊?”苏沐橙问。

“除了我和少天,还有文州和老韩。”

“所以昨天是韩部长送你回来的?”楚云秀的眉梢一挑。

“……是。”叶修心说就因为老韩送我回来,我还做了一个他亲了我的梦……

到底是不是梦呢,叶神?

苏沐橙又说:“你睡着的时候可跟梅长苏一样,会乱说话,可别说了什么奇怪的话让韩部长听去了吧?”

“唉,但愿没有……”叶修非常无奈。












【静嫔和惠妃一同去先太后的佛堂,点了三十支蜡烛,算是领了皇后娘娘的责罚。

出来的时候,却听见了一些不该听见的事情。

静嫔拉了惠妃赶紧走,惠妃在临出宫门的时候停了下来,压低了声音说:“我跟你说,情丝绕这种酒我以前听说过,它有催情的效果!女子单单服用一杯便会四肢无力,立即神志不清!说是先太后曾经用它——”她说到这里兀自停住,仿佛后面的话说出来便犯了忌讳一样,“我也不知道宫中怎么还会有这种东西,不过但凡有人想用它,必不是什么好事!妹妹,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静嫔心下也焦急,但她还需要一点时间想法子,此时便道:“在这宫里,明哲保身为好,姐姐就当没听见吧。”

后来,静嫔借送药囊为由,给太皇太后请安,也将特意做的药囊送给了莅阳长公主一份……】















【“先生的阵法确实奇妙,但明显攻击力不够,那百里奇是练硬功的,要想击倒他,可没那么容易。”

“不是还有几天时间吗,这事儿急不得。”

“几天时间怕于事无补,莫非先生,另有妙招?”穆霓凰略带一点期待地看向梅长苏。

梅长苏只淡淡地笑了笑,并没有答话。

穆霓凰接着说:“我现在处境艰难,已无退路可走,还望先生,切勿大意。”

梅长苏点点头,神色温柔而坚定:“郡主请放心,此事苏某一定会妥善解决。”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信你……”穆霓凰不只是对梅长苏说还是在自言自语,声音突然就低了下去,透着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梅长苏心疼是心疼,但这时候他不能暴露身份,只把心一横,先一步离开了。

穆霓凰看着梅长苏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叶修,你的嘴巴是被蚊子叮过了吗?”楚云秀在中场休息的时候问叶修。

“现在是深秋马上就要入冬了,哪儿来的蚊子?”叶修并不以为然,觉得楚云秀是在寻他开心。

楚云秀却满脸认真,并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这就奇怪了……你嘴巴怎么肿了呢?”随后她一脸恍然大悟道,“叶修,你交女朋友了?!”

“……什么鬼?”

“不是女朋友那就是男朋友咯!”

“云秀你吃药了吗?”

“诶,别这样嘛。那你自己说,你嘴巴肿了不是蚊子叮的不是女朋友亲的也不是男朋友亲的,那是怎么回事?”楚云秀露出了危险的笑容。“苏先生,你可别是背着我在外面有人了吧?”

叶修从苏沐橙包里摸出一个镜子照了照,心中不禁奔过一万匹草泥马。

“云秀你刚才说这有可能是人亲的?”叶修喃喃地问出这句话。刚一出口他就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又赶紧闭了嘴,坐在那儿有些不知所措。

楚云秀看他耳朵尖儿都红了的雏儿样,也就没忍心继续逗他,拍拍他的肩道:“别担心,说不定就是蚊子叮的呢。”

叶修点点头,整个人状态却还是有些飘忽。













“好了!下一场准备!”

“这场戏是梅长苏向萧景琰显露出扶助他上位意愿的一段啊,这一段梅长苏表白靖王:我选你,靖王拒绝:我不喜欢你(这样的人),是很多文里拿来虐的段落,他俩一定要演好啊!”楚云秀上一场过后白天就没有戏了,只剩一段晚上的戏,此时便留下来加入到了围观大队里,跟苏沐橙说着悄悄话。

“我就怕叶修哥被韩部长虐。”苏沐橙叹了口气,小声说道。

“啊?为什么?”楚云秀没听懂苏沐橙的意思。

“这虐啊,还不是韩部长有意的。叶修哥随时都有可能被韩部长无意中给虐到了。”

“啥鬼?”

“秀秀啊,你知道暗恋这种东西吗?”

楚云秀思考了一下,问:“叶修单箭头老韩?”

苏沐橙摇摇头:“我也不知道韩部长那边到底有没有回来的箭头。”

楚云秀点点头,若有所思。













韩文清换好了一身郡王制式的服装,走了过来。叶修见了他,心中又不停地跳,不禁开始怀疑起昨晚的梦的真假了。

韩文清心里也不平静。昨夜是他趁人之危,吃了人豆腐。虽说他并不是一个敢做不敢当的人,也有心跟人道歉,可这语言也实在是难得组织。难道他要跟人说昨天晚上我看你特别特别诱人我一个没忍住亲了你一口但我对你并没有非分之想请你不要介意?他可不愿意承认他对人没有别的想法。昨晚回到自己房间之后他好好想了想,觉得自己对待叶修可能早已经不是纯洁的朋友兄弟的感情了。他却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会让对方不觉得尴尬。

两个人见了面,只是无言地点了点头,便各自站好了位。

【“当一个谋士有何不好?受人倚重建功立业,若是一朝功成,还能够位享庙堂,流芳百世。”梅长苏满脸真诚地说着违心的话。他自在琅琊山醒来后曾无数次设想过和萧景琰重逢的场面,谁曾想,当年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如今竟成了算尽人心、搅弄风云的谋士……

“那么先生,是想选太子,还是选誉王呢?”萧景琰听不得这种话,不屑地问了一句。

不料谋士竟微微一笑:“我想选你,靖王殿下。”

……

萧景琰神色冷峻,眼神锋利的像两把刀,直直看向梅长苏的眼睛:“我生平最不喜欢的,就是像你这样,步步心机的人。就算你将来扶助我登上皇位,也未必能得到多大荣宠。你难道就不介意吗?”

谋士还是笑,“来日方长,我以后有的是机会可以和殿下谈条件。我所看中的,是殿下的心性,与那两位都不同。”

萧景琰嗤笑一声:“你我素不相识,我心性如何,你怎会知道?”

“就当是我的一个赌注吧。在世的几位皇子中,三皇子身患残疾,六皇子胸无大志,九皇子又年纪尚幼。我刚刚已经说了,虽然殿下的条件不好,可是我没有别的选择了。”】

“cut——!”喻文州喊了一声。喻文州笑眼盈盈。喻文州非常满意。喻文州的良心不仅不会痛而且还美滋滋。

这韩文清和叶修,天生一对啊!

边上的楚云秀早已经入了戏,正眼圈儿红红地心疼着梅长苏呢,被喻文州这么一打断,颇带了些怨念地看了喻导演大人一眼。

喻文州沉浸在他和黄少天昨晚的义举之中,无法自拔。

叶修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朝韩文清笑了笑:“老韩,你是不是早就对哥不满意了?这段儿演的这么真,我都要被你虐哭啦!”

韩文清皱眉,也站了起来。习惯性地想怼回去,看到那人被自己昨晚吻肿了的下唇,又闭了嘴,没有说话。

“苏苏小可怜!快来让霓凰姐姐抱一个!哎呀我的天哪你可把我心疼死了!”楚云秀跑过来,一把抱住了叶修这么说着。

“哎哟喂女王陛下你是要恶心死我啊!还苏苏小可怜呢,听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叶修被突然抱住,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赶紧说着。

楚云秀听了立马变脸:“你再说一遍?”

“我不是!我没有!我非常喜欢这个称号!您快再多叫几声我听听!”叶修也立马改口。

楚云秀被逗得一笑,放开了叶修,转过身来跟韩文清打了个招呼,“靖王殿下,您欺负我们家苏苏要欺负到三十多集去呢,可悠着点儿啊别给他欺负哭了啊!”

韩文清有些无语,点了点头算是听到了楚云秀的话。

苏沐橙这会儿也过来了,拿着风油精给叶修抹。

韩文清不淡定了一下:“叶修怎么了?头疼吗?”

苏沐橙点头:“少天说他昨天晚上往叶修哥的饮料里兑了酒。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也不长点儿心,由着少天欺负他。”

楚云秀长叹了一口气,道:“那谁让他俩关系好呢?叶修宣布退出演艺圈那会儿,这实情除了你这个妹妹,他头一个告诉的可就是少天了。”

一旁的韩文清听了这话,先是对于叶修当年退出的真相感到气愤,又有些责怪叶修没有先让他知道。这个念头一冒出来,韩文清自己也被吓到了。他是叶修的什么人呢?他有什么资格和立场能让叶修受了委屈第一时间来找他呢?

韩文清说了句让叶修好好休息,便先行离场了。

叶修看着边上这俩磨人的小妖精,很是头大。

两个姑娘相视一笑,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韩叶双向暗恋,鉴定完毕!回去又可以写本子啦!








tbc.

评论(1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