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只苏先生让我来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韩叶】不,我有“星”上人了 05




@璃语焕辰 小天使的点文

♪画室的课终于他妈结束了

♪祝发发 @夜寒静 生日快乐!

♪中间哑巴的餐馆写的是我自个儿小时候经常去的那家小店w

♪因为不想把全职原著里任何一个人写成反派所以我的文中反派是我自己23333

♪以下正文↓














【受到了莅阳长公主的委托之后,梅长苏便一直在找机会提醒穆霓凰要小心后宫手段,只可惜在与“百里奇”的比武开始之前,梅长苏提醒是提醒了,只可惜话没有说完便被刚进来的言豫津给打断了。梅长苏不好继续把郡主拉到一边去说悄悄话,只好暂时作罢。

梅长苏调教出来的三名稚子终是“打败”了这位“百里奇”,而在散场之后,皇后宫中的人传话说请郡主去正阳宫一叙。

梅长苏给穆霓凰递了个眼神过去:不要去。

穆霓凰一挑眉:我还偏不信这个邪。转头便应下了皇后的邀请】

“叶修哥!”听见喻文州喊了卡,苏沐橙便走到了叶修身边,“头还疼吗?”

叶修对姑娘笑着摇摇头:“不疼了。让你操心了。”

“不过我还是感觉叶修今天脸色不好呢。”楚云秀微微蹙眉,并不掩饰神色间的担忧。“昨晚熬夜了?”

“啊……想到对角色的一些表现方法,昨天晚上尝试了下,所以睡晚了。”叶修答。

“也亏得梅长苏本身就体弱多病,脸色差一点倒让角色更生动,可你自个儿的身体也扛不住你这么折腾吧。”楚云秀无奈地道。

不过苏沐橙打量了叶修几眼,却是问:“真的只是琢磨演戏才睡晚了吗?”

叶修一愣。

苏沐橙接着说:“你从昨天秀秀问你嘴巴为什么肿了就开始心不在焉了。”

叶修没回话。

“是在怀疑是谁做的是吗?”

叶修还是没答话。

“真的想知道答案,为什么不亲自去问问呢?”

叶修耳朵尖又红了。

苏沐橙叹气。她知道她这位兄长别的地方脸皮挺厚,但一涉及到这样的情感问题,就纯情得可以。没办法,谁让这是自家哥哥从他们十五岁那年领回家开始就一直在照顾自己的另一位兄长呢,自己这个做妹妹的总要帮衬一把。

楚云秀一早看出了苏沐橙的心思,也在一旁煽风点火:“叶修怕是觉得不好开口吧?没事没事,沐橙和我会教你怎么办的。”











等拍完“霓凰身中情丝绕,靖王闯宫刀胁太子大义相救”的戏码,王杰希宣布收工之后,天还没黑。叶修换下戏服,去敲韩文清的门。

“怎么了?”韩文清开了门,把人让进屋子,问。

“老韩你等会儿有事吗?”

“没有啊。”

“那跟哥去下馆子呗!”

“还有谁一起吗?”

“没了,就咱俩。”

“行,你等我一会儿。正好我想找你对一下词。”

叶修点点头,出了韩文清的房间,心说等我问了你偷亲我的事儿我看你还有那个心思对词?












这次是在B市拍戏,是叶修的家乡。叶修坐在韩文清车上当人工导航,来到了一家餐馆。

这家餐馆是叶修小时候经常来吃的地方,店主是个和气的妇人,姓吴。店主的丈夫是个哑巴,负责做菜。有时吴婶忙不过来了,哑巴也会从厨房出来帮忙端菜收拾桌子招呼客人。他总是笑眯眯地将便笺和笔递到客人手上示意客人把要点的菜写下来,每每这时吴婶就要数落哑巴两句说他不好好在厨房呆着跑出来干什么,但说话间神色却又带了几分甜蜜。是非常让人羡慕的小夫妻。

这次叶修又回到这家餐馆。看着从前的小店面变成了一个体面的餐馆,看着曾经还算俊朗的哑巴的脸上被这十年的岁月刻下了无法磨灭的痕迹,看着吴婶曾经的满头黑发染上了几缕银白,叶修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像是在叹息岁月的无情让许多人和事都变了样,也像是在欣慰吴婶和哑巴这十年来未曾改变的夫妻情谊。

韩文清看着叶修带笑的眉眼,突然觉得现世安好,别无所求,只要能跟眼前的人永远呆在一起,到死也不要分开。

他突然明白了书中的男女主人公那被他视为无法理解的感情,为什么男主要一辈子守护着女主,不管自己受到多少伤害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那是名为爱情的东西在作怪。

我是爱上叶修了吧。韩文清想。














菜上的很快,叶修谢过了吴婶后,就招呼韩文清吃了起来。

“老韩,你觉着,靖王对梅长苏是什么感情?”叶修问。

韩文清思索了一番,答:“一开始是厌恶,是不信任,因为靖王觉得梅长苏跟一般的谋士无异,都是算计人心,步步心机的角色;后来靖王发现梅长苏心中是装着大义、装着家国天下的,也就开始以真心对他;再后来遭到夏江誉王的挑拨离间之后,靖王被蒙在鼓里,觉得以前真是瞎了眼,梅长苏依旧是个眼中没有天性和良知的人,那时靖王也是痛心的吧;随着静妃从中调和,误会解开,靖王对梅长苏便多出了歉疚之情;经过九安山一事,靖王总算全心信任梅长苏了。而伴随这一整个过程的,还有靖王对梅长苏莫名的熟悉感。等知道了梅长苏就是林殊,靖王才终于能理解梅长苏的苦楚,心中是有自责的,更多的则是对昔日好友的心疼吧。”

叶修笑:“是吗……那你说,在猎宫那次,萧景琰看见梅长苏发病,在听了飞流的话之后靖王把梅长苏抱在怀里,有没有上前亲一口的冲动?”

韩文清一皱眉:“你什么意思?”

“有的话也合情合理吧?书中的梅长苏可是容颜灵秀、气质清雅,想来睡颜也是很好看的吧?再说了,梅长苏为了萧景琰可是尽心尽力,都折寿了,萧景琰就一点都不动心吗?”

叶修还是笑着,颇带揶揄地看着韩文清,殊不知叶修的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背着楚云秀给准备的台词,演着苏沐橙给准备的剧本。

韩文清脸色黑了下去:“叶修,你到底想说什么?”

“老韩,那次跟少天他们吃饭,我被少天灌了酒,是你把我送回来的吧?第二天云秀就说我嘴巴肿了,不是被蚊子叮的就是让人亲的——”

“叶修。”韩文清打断他,“我确实趁你不清醒吻过你,我也确实喜欢你,你要是不能接受,我不会勉强。”

叶修心里跳的更快了,他点了点头,小声说了句我接受。

“什么?”

“我说,我接受你喜欢我。”

叶修低着头不太敢跟韩文清对视,但这话说出来之后又迟迟听不到人回话,不禁有些疑惑地抬起头来,却不料刚刚抬起头,双唇便被韩文清吻上,一触即离。

叶修又低下了头,一对耳朵红得像要滴出血来。












回宾馆的路上,韩文清中途停车去买了点东西,回来后就目不斜视,直奔目的地。

回到宾馆二人进了韩文清房间就开始抱在一起亲。韩文清充满占有欲的吻让叶修浑身酥软,只能靠在韩文清怀里。韩文清把人扔上了床,随后就欺身压了上去。

一夜旖旎。












第二天叶修是从韩文清房里出来的,可把黄少天给兴奋坏了。

“哎哟喂老叶老叶老叶!你可终于说出口了啊!看来我没白灌你酒哈!记得请我和部长吃饭!”给叶修讲戏之前,黄少天的激动溢于言表。

“合着你们是有预谋的啊?”

“诶这话说的多难听!要不是因为你是我兄弟我看你单相思太可怜了,我才不会帮你呢!”

“好好好,那就多谢剑圣大大了。”

“你这句谢能不能走点儿心!”

“快讲戏吧!你看不见王杰希要吃人的眼神啊?”















日子一天天过去,韩文清和叶修戏里戏外,都每天腻在一起,可苦了围观群众的眼睛。

也让心术不正之人记下了。

彼时剧情正拍到靖王去赈灾,梅长苏此时病重,让誉王和夏江有了可乘之机,先是抓了赤焰旧人卫峥,等靖王回来了便在朝堂上先激怒他;又让皇后打压了萧景琰的生母静妃并叫人假扮了梅长苏手下的人,联合静妃宫中的滑族宫女演了一出戏给靖王看,算是在靖王心中又点了一把火。

而这时,论坛上的一个帖子也正在被疯转。

标题是十年宿敌究竟是真宿敌还是炒噱头,配图是剧组聚餐的照片,韩文清坐在叶修身边,叶修身上披了件韩文清的外套。

韩文清不玩论坛,也没有人敢告诉他,所以还不知情,而叶修却是在帖子刚发出来的当天就被几位知己好友告知了此事。

叶修不打算告诉韩文清。他不想让这种事影响到韩文清拍戏的状态。

虽然说这一张图并不能实实在在的说明什么,但是结合起标题就不一样了。

叶修和韩文清被外界已经念叨了十年的宿敌了,连剧组当时出琅琊榜宣传的时候,在官博上写的也是十年宿敌同台演绎。此时标题却说这么多年来这对宿敌竟是在炒噱头,就让很多观众无法接受了。

虽然说还是有理智粉站出来表示让大家冷静,类似同事这么多年披个衣服很正常啦、宿敌这个标签最开始不是官方贴给他们的而是我们这些观众啦、楼上你不要扯到同性恋的话题上面去啦、就算他们真的是同性恋我也支持他们啦、真正的爱情并不被性别所限制啦等等的言论都有,但是无论哪一个都逃不过被cp粉歪楼或者是呼声太小瞬间就被大多数的那一波儿给压了下去,淹没在更多的抨击韩文清和叶修的言论中。

叶修想着要先请人帮忙把发帖人给找出来,不过也不能影响了整个剧组。

这次拍摄琅琊榜,剧组下了血本,在道具服装造型等等方面都要求精益求精。叶修不希望这部剧还没有播出就被一则谣言给毁掉,于是便跟苏沐橙楚云秀黄少天几个人商量了一下,登上了微博。

苏沐橙记得自己很早以前国王游戏输了的时候用小号发了一个表白叶修的帖子,帖子中细数了叶修的各种闪光点,说了各种叶修值得被喜欢的理由,最后又来了一句:不过我喜欢叶修,不需要理由,看得叶修自己都连连捂脸觉得不好意思。这时正好派上了用场,苏沐橙楚云秀黄少天一起用大号转发并艾特了叶修,叶修便也来转发,并说了一句:抱歉,但是,不,我有“星”上人了。






tbc.

下一章是经典戏码

断铃分手啦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靖门立雪啦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萧景琰你有情有义怎么就是没脑子啦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你靖:脑子都用来谈恋爱了所以才会掉进虾酱和渔网挖的沟里。

你苏:我觉得你配不上我这么聪明的男人。分手吧。

你靖:mmp???????

评论(1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