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只苏先生让我来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韩叶】诗





♪花吐症梗w

♪夹带张安林方双花私货,不喜误入w

♪人物属于虫爹,韩叶属于大家,ooc属于我XD

♪就是突发奇想233333

♪很重要的事:文中所有关于生活与诗的句子都不是我自己的原创,这些话摘自有一次我过生日同学写给我的生贺w!

♪以下正文w↓











有人跟我说过,诗和音乐是至高无上的。它们在千万年的历史中,源远流长,崭新如初。

生活要像诗,常过常新。










“咳咳……”训练室内又传来咳嗽声。苏沐橙终究是放不下心,对正在咳嗽的人说,“叶修哥,真的不去找他吗?”

叶修拿开捂着嘴的手,看着掌心白色的花瓣,摇了摇头。“马上就是总决赛了。沐橙,你现在是兴欣的队长,要以战队为重。咱们现在也别去打扰那家伙了。哥这个情况……留到夏休期再说吧。”

“……那我给你开的药你要好好吃!”

“会的。”







第十一赛季总决赛的前一天,兴欣和霸图的队员们私底下聚了个餐。

“诶?”林敬言发现了不对劲,把方锐拉到一边问,“怎么不见叶修?不是说他退役后跟我一样在当教练吗?”

“老叶生病了,天天听见他咳嗽。他那咳法,好像要把肺都给咳出来一样,可是听起来又不像是感冒,就像是被什么呛到了一样。”方锐皱眉,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

“除了咳嗽,还有别的症状吗?”

“还有就是人越来越憔悴了吧。”

林敬言脑袋里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又问:“他这样多久了?”

“嗯……半个多月了。”

林敬言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沉吟了一会儿,才问:“方锐,你听说过花吐症吗?”








叶修半个多月前,训练的时候突然感觉嗓子眼里有什么东西堵着,便开始咳嗽,想不到他竟咳出一片白色花瓣来。吓得呆在那里看了半天后,叶修才反应过来上网搜了一下,知到这种症状叫花吐症,是暗恋某个人,积压的情感太多了,才会患上这种病。而治病的药方则是暗恋对象的吻。

那个人的……吻吗?叶修还在吸收着信息量,要那个人的吻,怕是比让张新杰熬夜帮欣欣抢boss都难吧。

“咳咳!咳……”又是一阵咳嗽,又是一片花瓣。

「不过,如果是因为我积压了太多情感才会患上花吐症,那这些花瓣也是承载了我对他的爱咯?」叶修心情挺不错地想。

「那么,就把花瓣收藏起来吧!让沐橙等哥死了之后,帮我送给那家伙,给他留个纪念吧!」叶修小心的把前后两片花瓣收好,捧着回了房间,放在了自己柜子里的一个大玻璃罐子里。

“你可是接受了斗神的爱啊,老韩。”叶修喃喃低语,眉梢慢慢耷拉了下来。













有时,人们在读《诗》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想,他的曲,到底是什么样的,也许好听,也许不好听,但都是令人好奇而神往的。

















苏沐橙是在刚进季后赛那会儿发现叶修的花吐症的。叶修退役后舍不得兴欣,跟家里沟通了一番后最终决定留在兴欣当教练。这一赛季,叶修不打主力了,众人刚进季后赛时是又兴奋又紧张,而叶修这个教练和苏沐橙、方锐两个正副队长正是压力大的时候。这一天,几个人研究对战轮回的新打法研究到了半夜,终于是有了一个结果,几人商量着说明天让大家照着新打法练练看,便散了会。

方锐起身时困的有点站不太稳,走路都有些打跌,苏沐橙以前跟着叶修一起熬过夜,有了些熬夜的经验,所以此时还算清醒,扶着方锐回屋。叶修一个人留下做最后的整理。

等苏沐橙送完方锐绕回训练室,见叶修还在那里,便走过去劝他:“叶修哥,先去睡吧,大门锁得很好,没有人会来偷文件的,你放着睡起来再整理也是一样的。”

叶修点点头,站起身来。

“咳咳咳咳!……”

叶修刚起身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苏沐橙吓了一跳,赶紧过来给叶修顺气。

当她看到叶修手上多了一片花瓣时,心中五味陈杂。

有对于叶修有暗恋对象这件事的欣慰;有因为哥哥不再只宠我一个人的小失落,有为叶修这一路走来吃的苦而感到的心酸,还有在意识到叶修如得不到那人的吻便会一直吐花瓣下去直到吐出完整的一朵花而死去的恐惧。

苏沐橙红了眼眶。

“告诉我是谁,哥。”

叶修脑内还在刷着“完了小秘密让妹妹发现了怎么办”的弹幕,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告诉我是哪个混蛋把你害成这样的!”

“不是,沐橙,你刚才,叫我什么?”

苏沐橙也呆住了。

以前,苏沐橙一直喊叶修叫“叶修哥”,喊苏沐秋才喊“哥”。而单字的“哥”的称呼,在十年前就没有再从苏沐橙口中蹦出来过了。叶修一直以为,苏沐橙始终无法拿自己当亲哥哥看待。

那个十五岁的夏天,叶修走进了苏家兄妹的生活,三个人擦出了绚烂的火花,视彼此为各自生命中的珍宝。而那场车祸过后,叶修痛失挚友,苏沐橙失去的,则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血亲。那个时候,叶修或许还有叶家可以回,而苏沐橙是真的只剩下叶修一个人了。

也许在很久以前,苏沐橙就已经把叶修当做亲人了。

意识到这一点,叶修也不禁打心底里感动起来,竟也红了眼眶,张开双臂将小姑娘搂进怀里:“谢谢你,沐橙……”

苏沐橙也紧紧的抱住叶修,肩膀小幅度地颤抖起来,很快,叶修的衣襟便湿了一大片。

叶修柔声安慰着苏沐橙:“别哭,别怕,我没事的。”

苏沐橙好不容易渐渐平复下来,头靠在叶修肩膀上,声音闷闷的,说:“哥,你不能死。”

叶修揉了揉姑娘的脑袋,说:“我不会扔下你一个人不管的。”

“所以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

“唉……”叶修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是韩文清。”












每首诗都是生活,诗来源于生活,为了生活而存在,最后也应当回到生活中去。
















“哥,你都咳了两个星期了,给你开药吃了你好像还是很难受,为什么不去找韩队呢?”

“听乐乐说,老韩和新杰是一对。”

“什么???!!!”

正巧这天张佳乐在食堂跟林敬言吃饭的时候提到了这件事:“老叶那次问我老韩有没有对象,他问的还挺严肃,我没敢跟他开玩笑,就说了韩队和张副是一对——”还没说完,林敬言就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听谁说的他俩是一对儿?!”

张佳乐吓了一跳:“哎你先坐下!吓我一跳!怎么难道他俩不是一对儿?”

林敬言对周围寻声望来的,包含韩文清、张新杰在内的霸图众人抱歉的笑笑,又压低了声音,坐回了座位:“你怎么回事儿?情报太不准确了!张副明明是跟兴欣的那个小牧师看对眼儿了呀!”

“啊?那我那天听到韩队跟张副说什么告白啊喜欢之类的话诶?”

“嗯……是不是进八强那天?”

“没错没错!你也听到了啊!”

“那是韩队找张副咨询怎么向喜欢的人告白呀,你个呆瓜!”

“啊??!!”

“然后张副觉得他和小安的相处模式并不适合韩队,就让韩队再问问别人,韩队也来找过我。怎么他没找你吗?”

“……”张佳乐感受到了上帝对霸图F4中唯一的受的恶意。“他应该问过大孙。”

“噗!”林敬言没憋住笑。不过他笑了一会儿又反应过来,问张佳乐,“不过叶修当时问你这个问题干什么?”

张佳乐一愣,也不说话了。













总决赛上,苏沐橙打得很猛,沐雨橙风举着强化版的吞日跟韩文清的大漠孤烟怼着打。屏幕对面的韩文清虽然不太清楚这姑娘怎么回事,不过也立即十分认真地招架了起来。

兴欣全体这次都跟打了鸡血似的,那架势好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所以你今天就要把冠军给我一样,不要命了似的往上飙手速,霸图众人是真的没想到这情况,应战便不似往日从容,开始乱了方寸。

等霸图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兴欣这边倒是还有俩。

最终兴欣拿下了第十一赛季的冠军。















下场后兴欣众人回到休息室,就见叶修七分赞赏三分责备地看着他们:“打得不错,就是太胡闹了。”

自从昨晚林敬言跟方锐说了叶修可能是患上了花吐症之后,方锐就找苏沐橙商量,召集大家开了个会,说叶修让霸图的给欺负了,我们得给叶修找回公道。叶修,对于兴欣来说,那就是自家的团宠只能让自家人欺负别人没门!于是大家全票通过了方锐和苏沐橙的全队怒怼霸图的提案,看着午觉刚睡醒,一脸,我是谁我在哪儿的叶修,露出了护崽的眼神。

“老大老大!我刚刚是不是超帅的!”包荣兴第一个扑向叶修求抱抱。

叶修揉了把包子的头毛,说:“帅帅帅!来,老大给你做手操奖励一下。”

于是兴欣其余人也排着队等着叶修给自己做手操,看着自家口嫌体正直人帅不狗外人面前气场自带鼓风机效果自己家里则是随便什么小表情都能萌化你的心的前任队长,心里可满足了。

“咳咳咳!”叶修又突然咳了起来。三片花瓣,染上了血。

苏沐橙小脸儿刷地就白了,方锐赶快给林敬言打电话,其余人有给叶修顺气儿的,有给叶修倒水的,还有打电话联系医院的。

“韩队在吗?”苏沐橙问刚挂了电话的方锐。

方锐摇摇头:“被冯主席叫走了。”

林敬言和张佳乐也已经赶了过来,说先把叶修送到医院去稳住病情,其他的等韩文清回来再说。








没想到韩文清竟被冯主席派去A国,差不多还要半个月才能回来。

“A国当面涉嫌对《荣耀》造成侵权。韩队是《荣耀》曾经的内测玩家,说的话很有说服力,可以帮得上忙。”林敬言跟众人解释。

“让他过来亲叶修一口能花多长时间!”陈果抱着病床上的叶修的手臂,眼泪直流。

唐柔拍拍成果的肩,说:“现在我们也不知道韩队是不是喜欢叶修,他不喜欢的话来了也没用。况且他现在已经出发了。”

叶修叹气,又笑了:“好了好了,你们放心吧,哥命大着呢。”

张佳乐见不得叶修这样毫无生气地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吊着盐水对他笑,一个没忍住,红了眼眶,丢下一句:“你他妈给我好好休息,不许再多操心了!”便冲出了病房。

其余人也是心疼的很,嘱咐叶修好好睡一觉,也都出了病房。












“上次问你的时候不是刚从一片增加到两片吗?怎么这才两天就变三片了?”方锐走到苏沐橙身边,问。

“他这几天,太累了。”苏沐橙心中的恐惧依旧没有消散,她攥紧了裙角,声音有些发颤。“他好久没有好好休息了,张佳乐说的对,他不能再多操心了。”

方锐看着实在是心疼,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苏沐橙披上,拍拍他的肩,并没有多说安慰的话,只是陪着小姑娘坐着,无声地告诉她,自己和兴欣众人永远是他的坚强后盾,无论发生什么事,他们都会陪着她一起面对。











生活太忙、太累,诗看起来离我们很远很远,在滚滚红尘中,却还是会想要一窥那《诗》中的诸般美好。











A国那边,有了韩文清坐镇,不仅凭借他提供的不容反驳的证据和冷静缜密的分析,也算是加上了他的脸色气场的办法,这场侵权案很快便审完了,A国赔款,并被禁止了一切与《荣耀》有关的活动。

而这边叶修的身体状况也每况愈下,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人也越来越虚弱。

韩文清打赢官司的新闻,很快便被职业圈众人所知晓。林敬言看过新闻后,立马给韩文清打电话,让他回国了先到H市的某家医院来。

“H市?谁住院了?”

“叶修前辈。”

“什么?!怎么回事?”

“这个……电话里不方便说,您还是先过来吧。”










韩文清到医院时手中还拖着行李箱,他跟着林敬言来到叶修的病房,进了门,把行李往门边一靠,走到病床边。

病床上的叶修相比韩文清离开之前已经瘦了很多,苍白的脸色与被单几乎要融为一体,他的手上吊着点滴,两手冰凉,安静地睡着。

韩文清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他出国前后不过八天,怎么总决赛前几天还在和他唠嗑的叶修转眼就变成了这副模样了?

“韩队,”林敬言压低声音,“出去说。”

再出病房,兴欣众人已经到齐。

“这个问题关乎叶修前辈的性命,所以即使冒犯了,我们也要问:韩队,您之前说的有一个心上人,指的是叶修吗?”林敬言问。

“是。他到底怎么了?”

“你要想明白了,如果您不是真的喜欢他,他会死的。”苏沐橙并未回答韩文清的后半句话。

韩文清皱起了眉。

良久,他郑重地说:“我爱他。”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方锐连忙开口:“叶修是患了花吐症,韩队,您快进去吧。”

看苏沐橙还想说什么的样子,方锐以为苏沐橙是生韩文清的气想怼一怼他,便悄悄制止了她。

等韩文清进了病房,方锐才对苏沐橙说:“你也别老是针对韩队,他毕竟不知情嘛。”

苏沐橙摇摇头:“我只是想告诉他一下什么叫做花吐症。”

“咳……这么一说好像有哪里不对了。”











这边韩文清进了病房,便在叶修床边坐了下来。点滴还在不紧不慢地滴着,上面的点滴瓶还剩有大半瓶。

韩文清将叶修没有扎针的那只手握在手里,给他捂热。他的目光被床头柜上的一个玻璃罐子给吸引过去了。










那还是进入联盟之前,叶修离家出走的第二年,几个少年约着线下面基。当时苏沐秋还在,吴雪峰还在,郭明宇还不欠叶修的钱。大家约在H市见,当时恰逢叶修过生日,韩文清私下里找过苏沐秋,问叶修喜欢什么。苏沐秋想也没想,说叶修爱吃糖。于是在火车站接到韩文清之后,叶修就被这位长相比较凶恶的少年塞了一大罐子五颜六色的水果糖。

韩文清实在是没想到这罐子叶修还留着。罐子里还装了一大半的白色花瓣,大约是这人得了花吐症之后吐出来的花瓣吧。想到这儿,韩文清心中一动,俯身就吻上了人的唇。








分开的时候,叶修已经醒了。他盯着韩文清看了半天,又突然咳起嗽来,韩文清见状吓了一跳,赶忙把人扶着半坐起来,靠在自己身上,给人顺气。

叶修吐出了一朵完整的花,感到胸口忽然一阵轻松。

韩文静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为什么还会吐花?”

也笑笑了,虽然脸色还是比较差,不过目光已经恢复了神采:“老韩,你治好了我的花吐症。”









记得有谁说过,生活就是诗嘛,说到最后其实大的方向都确定好了,那还是能偶尔找到小小的惊喜的。









你治好了我的花吐症。

我爱的是你,你爱的也是我。

韩文清觉得叶修说出了他这辈子听过的最美的话。

于是他把叶修揽入怀中,紧紧抱住。

叶修的脑袋搁在韩文清肩上,笑没了眼睛。








“老韩,你是怎么知道花吐症的治疗方法的?”被韩文清接去Q市修养身体的叶修,躺在韩文静的床上,吃着冰镇葡萄问,“沐橙说他们只说我得了花吐症你就冲进来了,没告诉你解法。”

被这么一问,韩文清愣了那么一愣,然后恢复了淡定:“我看过我们俩的同人文,所以大致了解。”

叶修“噗”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你竟图谋已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快告诉我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觊觎哥的!”

韩文清看了看从医院拿回来后一直放在床头柜上的玻璃罐,也露出了清浅的笑意:“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线下面基吗?”








就像诗一样,他们的爱情经过了岁月的沉淀,源远流长,崭新如初。

他们以后的日子,一定也会像《诗》一样,常过常新。






END.

‌我觉得我还是适合写短篇orz

评论(1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