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只苏先生让我来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韩叶】以身相许?

♪祝我的狗子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生日快乐!送给你一只轻而易举就被撩到了的修修小可爱Qwq!

♪脑洞是根据我的家教小姐姐的一句话来的w!

♪不过我并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各种瞎几把乱扯orz

♪以下正文w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响起,叶修放下手中的《五三》,起身去开门。

“你好,请问是叶修吗?约了家教的。”

叶修盯着门外一脸严肃让人忍不住想要跪下来递钱包的青年足足看了十秒,才点了点头:“是我。您是韩文清老师?”

“没错。”韩文清点了点头。

“进来坐吧。”叶修把人让进屋。

“你是刚上高二?”韩文清看了看室内的陈设,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叶修点点头:“嗯,数学感觉有点儿跟不上,想补一补。”

“明白了。你父母呢?”

“他们出差没回来。补习费我自己就……可以给你。”

“不不,不是补习费的问题。我是说你父母不在你每天就吃这个?”韩文清指了指沙发边上的一箱泡面。

叶修摸摸鼻头:“是啊,节俭点儿嘛,也方便。哎老师咱们快点儿开始上课吧!”

韩文清皱眉,还想再说什么的样子,不过最终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我们今天只是试讲,不收课时费,你听了如果觉得合适,我们再谈以后的上课时间和费用。”

“好,那韩老师您先给我讲讲直线和圆那块儿吧。”

“咳,不用叫我老师,我刚上大一也比你大不了几岁。”

“好的老韩没问题老韩!”

“……”







试讲结束后,韩文清问:“我的讲课方式,你听的习惯吗?”

“完全ojbk!”

“……”

“所以以后仰仗你啦,老韩!”

“好说。你其实挺聪明的,在学校没听明白可能是因为当天课程知识点太多,你记不过来。没关系,只要有问题你都可以来问我。”

“成,哥可不跟你客气。那以后咱们什么时间点上课啊?”

“周六下午五点到八点,一次课一百二。”

“嗯嗯好的,那下周六,我等着你啊老韩!”

“……”怎么感觉从你口里说出来就是想要进行什么肮脏的交易一样。韩文清无语地想。






“老韩老韩,我学校作业里有几个题,你来给我讲讲呗!”

“行,给我看看。”韩文清拿过叶修的作业本,看了看,在草稿纸上演算了起来。

叶修注意到韩文清换了几种不同的方法,最终只用了其中一种来给他讲。

“你怎么写了好几种方法呀?”叶修问。

“因为我要挑一种最适合你的方法给你讲啊。”韩文清理所当然地回答。

叶修觉得心脏好像跳差了一拍,他自己觉得奇怪,没去多管,催促韩文清继续讲下一题。

一天的课上完了,韩文清又问叶修:“你们是不是快期中考试了?”

“是啊,下下个星期。”

“嗯,好好考,做题慢一点儿,不要被考场做得快的人翻卷子的声音给打扰到就慌了神,做你自己的就好。”

“好的,谢啦老韩!”







然而第二天晚上,被室友张佳乐叫出去凑个五人副本却在张佳乐身边看见了叶修的韩文清,脸色瞬间黑了下去。

韩文清先是对张佳乐说:“抱歉,这个孩子我带走,今天不能跟你们下本了,见谅。”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压着情绪对叶修说:“叶修,跟我回去。”

叶修在看见韩文清的时候,脑子就嗡地一声炸开了,他本能地不希望韩文清知道他在这儿。倒也不是因为怕老师——他可是曾经把班主任拉着一起去网吧,还把班主任虐到骂娘的人,对此班主任魏琛表示,老夫当年也是神一样的少年!当……当年……

于是韩文清把叶修拉到了网吧边上的小巷子里,问:“要考试了为什么还来网吧?!”

叶修嘴巴一抿眼睛一眯,朝韩文清笑了一笑:“我本来就不是什么乖孩子嘛!”

韩文清只觉得心痛,却也说不上来原因,索性拉起叶修便往叶修家里走:“你父母不管你?”

“我说过他们出差了啊。”

“所以你就偷偷溜出来去网吧?”

“……”叶修没有回话。

韩文清又皱眉:“你父母因为工作就完全把你一个人放家里,也不说找个亲戚或者保姆看着你之类的?”

“……”叶修还是沉默。

韩文清觉得这里面一定有蹊跷,但见叶修好像不是很愿意开口似的,便没有多问。

到了叶修家门口,韩文清看见门口蹲了一个女孩。女孩看见他们过来,先是惊喜了一下:“叶修哥你今天回来这么早啊!”但看见韩文清便又被吓到了:“被找茬儿的……找上了?”

叶修快步走过去,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女孩身上,把她扶起来,拿下她手中正在按110的手机,安慰道:“沐橙,别怕,这是我跟你说过的,我的家教老师。”

女孩这才松了一口气:“韩老师好,我是叶修的妹妹,我叫苏沐橙。”

韩文清点了点头。

叶修开了门,让两人进了屋。

韩文清注意到昨天还在用来讲课的客厅方桌上此时放了许多药瓶,以及一堆染了血的棉球和纱布。

“叶修?!你跟人打架了?!”

“小事儿。”叶修倒是挺淡定。

“是找叶修哥麻烦的,他们——”苏沐橙想替叶修解释解释,却被叶修用眼神制止了。

韩文清对于叶修有仇家这件事感到诧异,先是叶修被打,再是苏沐橙刚才把自己也当成了这“找茬儿的”。“找茬儿的”到底是哪儿的?为什么会找上叶修的麻烦?叶修为什么又不报警?韩文清想不明白。还想再问,又想起天色已晚,叶修和苏沐橙明早还要上学,便没有多问。嘱咐了叶修注意安全,韩文清便也回了学校。







“老韩老韩!你是怎么认识叶修的?”张佳乐看见韩文清回来,兴奋地问。

“我是他家教。”

“缘,妙不可言。”

“怎么?你天天跟他一起打游戏?”

“是啊……唉不过,韩老师我不是故意带坏你家学生的!”

“不开玩笑,正经点。他每天都去网吧吗?”

“差不多吧,除了周六,每天都会来。听说是帮人代打,赚生活费。他是离家出走的,家里想让他当兵,他不肯,想读书,闹掰了就出来了。”

“我看他还有个妹妹,姓苏,是怎么回事?”

“哦哦,叶修刚来这个城市的时候,是被身为孤儿的苏沐秋苏沐橙兄妹收养的,后来苏家哥哥出了车祸,就只剩妹妹跟叶修两个人相依为命。经常有人劝叶修说让他别倔了赶紧回家,叶修就说那我走了沐橙怎么办。这孩子,挺好的。”

“那他父母真的就完全不管他?”

“他倔他父母也倔,我倒真没听说过他父母的消息。”

韩文清沉默了半晌,再开口嗓子已经有些哑了。“那……他会不会总是跟人起冲突,打架什么的?”

张佳乐颇为心疼地叹了一口气:“他那小身板儿,打得起来吗?他能帮别人练号,自己技术肯定过硬啊,他还有个大号叫一叶之秋——你跟我下本儿也应该知道的,那个号里有人打不过他,就三次元把他揪出来打一顿出气。叶修毕竟是个孩子,真人PK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呢?辛亏每次网吧里总有人帮他,不然现在估计都缺胳膊少腿儿了。”

韩文清彻底不说话了。

林敬言在网上淘了几套男装几套女装,转过头来对张佳乐比了个OK,又看向韩文清,笑了:“老韩这是心疼了?”

张佳乐一看,拍拍韩文清的肩:“放心,叶修这孩子虽然生活条件艰苦,但是人很上进,总是找我问学习上的问题。性格也很好,招人喜欢,网吧里的客人们也是经常帮他们的。”

“是啊,马上中秋了,我和乐乐正准备送他们几件衣服和几盒月饼呢。”

韩文清点点头,也思考了起来。










很快又到了周六,韩文清提前了一个小时来到叶修家。是苏沐橙开的门,叶修昨晚熬夜复习,这会儿歪在沙发上小憩。

苏沐橙免得二人在客厅吵到叶修,便把韩文清带进了叶修的房间。

“韩老师,你先坐一下吧,叶修哥他太累了,让他再歇会儿。”

“嗯。”韩文清点点头,压低了声音问苏沐橙:“你们俩平常的生活开支,都由叶修一个人赚?”

“是,他自己的学费和我们俩的日常开支是他在赚。他离开家的时候从家里拿了一笔钱,这笔钱他用来供我读书。”苏沐橙露出了温暖又心疼的神情,“我跟他说我可以不读书了,我也去打工,专门供他一个人上学。结果他不同意,说我们都要读书,都要有出息,以后才不会像现在这样被人欺负……”苏沐橙说着,稍微有些哽咽。

韩文清感动于叶修的心性。韩文清自己的家庭算是十分美满的,父母支持自己,自己也懂得上进,今年考进了理想的学校,不知道像叶修这样的人的艰苦。他又沉默了很久,说:“有任何需要随时可以跟我说,另外,叶修的补习费我也可以免掉——”

“不行的。”苏沐橙摇头,“叶修哥最受不了别人的怜悯,你这样会伤到他。”

“我不是要施舍他的意思——”

“我知道,”苏沐橙又一次打断他,“但是叶修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你只要把他当成和你平等的人就足够了。”

“但我想帮你们。”韩文清诚恳地说。

“……不用刻意去帮,只要是你陪在他身边,他就是高兴的。”

“什……”

韩文清还没反应过来,客厅就传来了叶修的声音:“沐橙?”

苏沐橙看了韩文清一眼,出了房间:“哥,韩老师已经来了。”

“老韩?来这么早?现在才五点半呢。”叶修嗓音还带着点刚睡醒的沙哑和软糯,听得人心里痒痒的。

“来看看你。伤怎么样了?”

叶修愣了愣,点了点头:“好多了。”

韩文清叹了口气:“以后别做代打了,我来照顾你们。”

“……”叶修久久没有回话。苏沐橙都以为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了,没想到叶修竟点了点头:“好。”

韩文清笑了笑:“这算是借你的,以后真能自己赚钱了可是要还的?”

叶修这才如释重负地笑了:“完全ojbk!”








叶修其实是有私心的。韩文清来照顾他们,他就可以天天见到他。其实回答“好”的时候叶修就已经想好以后要悄无声息地把这两年欠下的钱一点一点还给他的打算,只要让叶修跟韩文清待在一起他就很满足。而在韩文清说出了“以后要还”时,叶修更开心了。这表明韩文清的确是在拿他当平等的人看待,而不是施舍一个路边看起来可怜的小动物。

韩文清心中也是有些忐忑的。他看见了上周六自己说要为叶修挑一种最合适的方法给他讲题时叶修眼里一闪而过的光和耳尖上的红晕,他也记住了苏沐橙说的“只要是你陪在他身边,他就是高兴的”。他在赌,赌叶修对自己的感情,也赌自己对叶修的感情。他没有真的想让叶修还他钱,毕竟以他在外面做兼职的工资以及每年的奖学金数额来看,捎带上叶修和苏沐橙并不困难。韩文清只是想多陪陪叶修。也许看见叶修高兴,韩文清也是高兴的吧。

叶修终于可以暂时不必为生计奔波,终于能够安下心来学习了。韩文清搬进了叶修家,为了更方便地照顾叶修苏沐橙兄妹。眼见着叶修的成绩一天天往上涨,肚子上的肉也慢慢多了起来——每天除了吃东西就是坐着学习,动都不动一下,不长肉才是出了鬼。

高二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叶修为了还韩文清钱而特意准备的记账本也在变厚。高三的日子来临了。








好不容易被韩文清养胖了点,叶修进入高三没多久又瘦了。拼命过了头,叶修整个人都是虚的,面色泛白,眼圈发黑。

“叶修,别这么拼命了,以你的成绩,考一个好一本不是问题。

叶修笑着摇摇头:“但是谁知道在我松懈下来之后,会不会有人比我现在更拼命,把我挤下去呢?”

韩文清无言以对。这股子拼劲儿跟他高三的时候真是像极了,他不忍心再让叶修停下来。可是看着叶修身体一天天变差,他也心疼的很。他能做的,除了每天变着法儿炖各种补身体的汤外,就是跟叶修一起努力,努力把叶修送进更好的大学。









到了十一小长假,叶修可算是破天荒地说要出去玩了。

“老韩,十一有个漫展,你陪我跟沐橙去看吧!”

“可以,正好张佳乐他们也说会去。你们好久没见了吧?”

“他也会去?!”叶修惊喜道,“那个小哥哥人可好了,虽然打游戏总输给我但是还是会很照顾我和沐橙。”

韩文清又无语了一下:“为什么他是小哥哥我就是老韩?”韩文清说的时候还把“老”字刻意加了重音。

“这个嘛——你不知道成熟的男人更有魅力?”

“……你是不是跟你们班那个戴妍琦走太近了?”








漫展上的叶修让韩文清大开眼界。他出的好像是个什么……小说里的账号卡角色,叫什么什么笑,别人亲切地叫他“笑笑”。总之换了衣服上了妆,连假毛都不用戴直接用真毛出,已经非常震撼了,这家伙还偏偏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把道具,是一把可以变换各种形态的伞。看得韩文清是心里直呼过瘾,这一趟真没白来。

“这个笑笑!请问可以拍一张照吗——”一个红发扎小辫儿的青年拍了拍叶修的肩,而在叶修转过头去时那人却愣住了,“妈个鸡叶修???还有沐橙?!!!沃日老韩你也???!!!”

“乐乐,淡定,不要被哥的帅气闪瞎了眼睛。”叶修笑着说。顺便跟张佳乐身后的林敬言和张新杰挥挥手打了个招呼。

“诶嘿你个小家伙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是吧!”张佳乐瞪大了眼睛,“第一我比你大,第二我比你帅,第三我还比你高,不要嚣张快点跪下来唱征服!”

苏沐橙看二人要打起来了赶紧出来打圆场:“诶诶叶修哥,你和乐乐小哥哥是出的同一部作品的角色呢!快来合个影!”

于是二人看似不情愿实际上还是高兴得一比地站到了一块儿去,拍了个pose给苏沐橙拍照。

叶修嘴角噙着一丝慵懒的笑意,眉眼中带着他的放荡不羁,他的骄傲和他对荣耀的渴望,还有一抹不易察觉的温柔。张佳乐笑得很开朗,浑身也散发着对荣耀的热爱与向往。

他们不是在扮演角色,他们此刻就是那些角色。

韩文清看见了另外一个叶修。另外一个不是在为生计奔波,不是整日被试卷堆起来,不是顶着黑眼圈还要继续学习的那个叶修,而是一个热爱生活,努力活出更精彩的自己的叶修。

韩文清明白,叶修不应该被束缚。所以这段关键时期,他更要努力推叶修一把,让叶修能够冲一个顶尖大学,这样叶修日后才能更精彩的生活下去。







在漫展上放纵了一把,叶修回到家便又开始刷题了。韩文清看着,既感慨又心疼。苏沐橙不比叶修拼命,她身体自小就弱,刚升高三的时候学着叶修熬夜只熬了一周就病倒了,掉了好几节课,以后再也不敢学叶修拼命了。

这兄妹二人终于是迎来了一模,与周围七所省级示范高中八校联考。叶修考试前还有些紧张,毕竟是模拟高考,他还是很看中这场考试的。不过一开始做题他就什么紧张什么高考也忘了,只知道认真做题。但苏沐橙是开始做题了还是很紧张,握笔的手都有些轻微的颤抖。考完试从考场里出来,苏沐橙小脸儿都有些发白。

“别怕,以后还会有很多次模拟考,不要紧张。你适应了模拟考,高考就不会紧张了。”韩文清安慰着苏沐橙。

叶修在一旁看着大约是没怎么安慰过女孩子而显得有些笨拙的韩文清,嘴角扬起了一个代表温暖与幸福的弧度。







真想这样过一辈子啊。叶修想。








随后的二模、三模、七彩祥云旋转飞天爆炸模、终极模等等各种模拟考接踵而至。叶修和苏沐橙渐渐地越来越得心应手,成绩总体仍在上涨。

于是高考来临了。

“这次是3D纳米技术高仿真体验模,去吧加油!”张佳乐举了两面“高考加油”的小旗子,给叶修和苏沐橙打气。

“亏你想的出来这种名字……”叶修笑。

“不过其实以你们的成绩,没考好的话虽然不能上你们的理想学校,但是很多还不错的一本也是可以进的,所以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吧!”林敬言给了二人一人一个拥抱,说。

张新杰倒是没什么话,只朝二人点了点头:“加油。”

韩文清话也不多:“尽力而为吧。”








进考场后,叶修发现还有人在考场门口抢记着不熟悉的知识点,翻书的手都在抖,央求着催促他们的监考老师:“就最后一眼、最后一眼!”打着哆嗦往脑袋里塞东西。

叶修多少也被影响到了,心跳有些加速。他闭上眼睛,深呼吸,在心中默念:“不就他妈的3D纳米技术高仿真体验模吗哥前面什么地狱模终极模都过来了还他丫的怕你不成?”缓缓平复了下来。

打铃,发卷。

打铃,出考场。

第二场、第三场。

第四场。









叶修是带着笑出来的。

苏沐橙是面无表情目光呆滞地被掺出来的。

“沐……沐橙?怎么了?”叶修担心地问。

苏沐橙抬起脸,盯着叶修看了半晌,才开口:“我又得跟你做校友了,哥。”

叶修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噗嗤”一声笑出来:“什么嘛!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戏精!”

苏沐橙也一秒破功,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你还不是上了戏精的当蛤蛤蛤蛤蛤蛤!!!我没法儿跟我男神做校友了你让我伤心一下都不行!”

“你男神?谁啊?”

“莫小凡同学啊!”

“什么嘛居然不是我。”

二人又笑作一团。










叶修填了韩文清所在的学校,然后安安心心出去做兼职,开始了赚钱还债计划。

计划还没执行几天就被韩文清逮到了。

“叶修?放假了还起这么早?”

“嗯,放飞自我了,想干啥干啥。”

“出去玩儿?”

“不是,体验生活去。我得开始还你钱了啊老韩!”

韩文清深吸一口气:“不用你还。”

“什么意思?!你还是不——”

“诶,你先别生气。”韩文清把瞬间炸毛的叶修扯过来圈进怀里,嘴唇贴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地说,“我的意思是,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以身相许?”



END.

狗子生日快乐呀!

快说你爱不爱我!

评论(18)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