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只苏先生让我来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言白(30days活动)】记一次失败的茶话会

· @言白按头小队

·我有病

·ooc!!!!

·私设一大堆

·其实是四个男人的下午茶时间x

·慎入

“咝——”白起今天第六次捂住了胃。

韩野听到动静回头,吓了一大跳:“白哥你没事吧?!”

白起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惨白的脸上挤出一个安慰的笑:“没事儿,继续工作吧。”

又过了不到十分钟,白起又拍了拍韩野:“今天……还是帮我请半天假吧,我得去趟医院。”

韩野连忙点头:“用不用我陪你?”

“不麻烦了,最近的案子实在是不轻松,你们还是继续跟进。我下午就回来。”

白起坐在医院的大厅里,等着叫号拿结果。

“二二三号,白起,请到三号诊室候诊。”

白起看了看手上的牌号,心下奇怪,“牌号上写的是二三三号来着?”

叫号机又叫了一遍白起的名字。

白起只当是机器坏了,能提早一点看结果他还挺高兴,便走进了诊室。

从诊室出来,白起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的脸色又变得惨白。

化验单上的铅字好像有千斤重,放在胸口的口袋里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医生,给我开几瓶止疼片。”

医生吓了一大跳:“小伙子,你的胃的情况可不能随便吃止疼片啊!止疼片伤胃啊!”

“您不开,我就不来复诊。”

“哎你这小伙子!”医生气得一拍桌子。

白起只是平静地盯着他的眼睛。

“行,我给你开。”医生语气软了下来,“不过你可得按我给你定的量吃,一次只能吃一点,而且不要常吃免得产生依赖性。懂吗?”

白起笑了笑,点头:“谢谢医生。”

“白哥,怎么去了那么久?没什么事吧?”韩野等到天黑才看见白起回到了警局,连忙上前慰问。

“没事,今天人多,我排在很后面。”白起摆摆手,又道,“查出来不太要紧,肠胃炎。吃药就行。”

韩野悄悄松了一口气:“应该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吧?您又老是不好好吃东西,肠胃肯定受不了。不过幸好不是胃癌……”

白起听见韩野最后两个字,脸色又难看了许多,韩野见状连忙摇头:“白哥我没有咒你!”

“我知道。就是又有点难受,我今天就先回去了,你把资料给我吧,我带回去看。”

李泽言把女孩子送到家楼底下,嘱咐了几句,目送女孩上楼。

白起为了抄近路回家,碰巧路过。见了这情形也不说什么,别过目光,继续走。

“白警官。”

白起一怔,停住脚步。

“李总,有何贵干?”白起转过身来对人点了点头表示打了招呼。

李泽言走了过来,“听说白警官最近在查连环杀人案?”

“是。”

“我倒是知道些事情,不妨白警官赏个脸,明天上午十点到你们警局对面的咖啡厅坐坐?”

白起皱眉思索了一番,点了点头,“那明天见,告辞。”

第二天,白起换上便服,去了和李泽言约好的咖啡厅。

“啧……”白起有些尴尬地看着咖啡厅里到处都是的猫,“居然是猫咖……”

白起挑了一个靠窗的角落坐下,阳光无所顾忌地洒进来,却又小心翼翼地用金色的铠甲护住窗边的这个人,仿佛想要为他分担他的痛苦。有一只长得圆滚滚的大黄猫朝他走来,白起与它对视了一会儿,笑了一笑,大黄猫于是一跳,跳到了白起大腿上,安安稳稳地卧好,慵懒地叫了一声,悠闲地晃了晃尾巴。白起也悠闲自在地撸起了猫,修长的手指不轻不重地挠着猫下巴。大黄猫满意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来表达它的惬意。

等李泽言来的时候,白起身边已经聚了一大群猫了。

“白警官的吸引力还真是大啊。”

白起抬头,眼神里还残留着几缕温柔,“李总来了。”

李泽言眉眼也柔和下来,道:“叫什么李总,我没有名字的吗?”

白起挑眉,“又不是小时候了,还指望我叫你阿言哥哥不成?”说完白起就闭紧了嘴,耳根有些发红。

白起是喜欢李泽言的,从小就喜欢。

小时候,白起跟李泽言住对门。他总喜欢跟在李泽言后面,一口一个“阿言哥哥”地叫着,笑得眉眼弯弯,干净的眼睛里藏不住对这个大他四岁的哥哥的喜爱。

那时候的白起还是个爱哭鼻子的小哭包,于是每当白起哭起来,他的阿言哥哥总能很碰巧地经过,然后把哭的满脸通红的白起搂进怀里,紧紧地抱住。而白起只要是看见李泽言,心情就能变得很好,一秒钟吹破鼻涕泡咧嘴笑起来。一如既往地眉眼弯弯,一如既往地,盈满了对李泽言的喜爱。

可是长大了,这份喜爱逐渐变了味,经过沉淀、积累,变得更加神圣、庄重。

白起先开始不觉得这有什么,但逐渐地,他发现他的阿言哥哥不再是他一个人的了。那个人的身边总是聚着很多好看的小姐姐。她们大方、礼貌、风趣又得体,更比自己柔弱,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去呵护,去珍惜。而李泽言看上去也对白起疏远了一些。

十几岁的少年总是多愁善感的。

于是白起很是忧郁地,远离了李泽言的生活。

“白起?白起?”李泽言又唤了几声面前这个突然变得有些忧伤的人,微微皱了皱眉。

白起一惊,眼神又清明起来。轻咳了几声掩饰尴尬,他生硬地转移了话题:“既然你说有内情告诉我,就快说吧。”

“我哪知道什么内情,不过是看你太累,都没有时间跟我坐下来喝杯咖啡,才把你骗过来的。”李泽言毫无把人骗了的愧疚,甚至还理所当然地说。

“什么?!”

“别生气,关于犯人的资料,我已经把它放在你的那个下属的办公桌上了。”

白起怀疑:“你刚才不是说你不知道内情的吗?”

“我是不知道,但是制作人梦到了就告诉我了,我还没看就拿过来给你了啊。”

“……”白起不说话了。

李泽言笑笑,把提前吩咐好的两杯咖啡招呼人端上来,把其中一杯加了两块糖,推到白起面前:“你该给自己一个喘口气的机会了。喝吧,你应该会喜欢。”

白起低声道了谢,接过咖啡,试了一口。

“怎么样?”李泽言问。

白起终于露出了今天面对李泽言的第一个笑容。

“很好喝。”

咖啡的独特醇香在口中蔓延开来。多亏了李泽言加的糖,白起没有被苦到两眼一翻驾鹤西去,而是沉浸在咖啡带来的绝妙享受中,就像是春天刚刚长好的草坪,让人看着就想上去打个滚,再躺着晒会儿太阳,正面晒完晒反面,就算衣服被草汁和草地上积下的还没干的露水弄得脏兮兮的也不要紧,谁让这一切是如此的让人欲罢不能。

就跟白起一样。

李泽言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个想法,然后心里笑起来。自己什么时候也变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小男孩儿似的了,明明是要追眼前这个小警官,自己倒先沉不住气了,好像是输了什么比赛一样,不行不行不行,稳住,撩他,我能赢。

“你现在,在追制作人?”白起精神放松下来了,问李泽言。

“难得你能八我一卦,可惜要让你失望了,不是。”

白起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嘴上却接着问:“我那天看见你救她了,又搂又抱还在耳边放低音炮,真不是在撩妹?”

李泽言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站起身,弯下身子凑到白起跟前,盯着他金黄的眸子,语气中带着笑意地问:“怎么,你吃醋了?”

白起愣了半天,淡淡道:“我吃哪门子的醋……”

李泽言可没有看漏这人红得像要滴血一样的耳朵,不禁笑了一声,坐了回去,眼睛却一直盯着白起。

“喵——”白起手底下的大黄猫半天没有得到白起的抚慰,仰头抱怨了一声,往白起手上又蹭了蹭。

白起忙红着脸低下头,假装在认真撸猫,不去看李泽言的眼睛。

“嗡!——”白起的手机震了起来。像是握住了救命稻草般地,白起没看是谁就接了起来。

“喂您好我是白起。”

“……许墨??”

“哦。”

“再见。”

挂了电话,白起脸色又有些泛白。李泽言觉得不对劲,问:“怎么了?”

“没什么。”

“脸色不好。不舒服吗?”

“不是,许墨说我这次年终奖泡汤了。”

“……为什么?”

“避嫌。”

李泽言皱了皱眉,还想说什么,见白起脸色实在不好,便闭了嘴。

把白起送回警局后,李泽言又给制作人打了电话,问白起最近有没有什么不对劲。制作人表示自己已经一个月没有见过白起了就算有不对劲也不是自己的锅,于是李泽言又打给许墨,结果许墨那边根本连电话都不接。

“砰!”李泽言用力地锤了一下方向盘。

“操。”真他妈疼。

白起吐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

视线被红色覆盖。他看不清面前聚过来的都是谁。不过奇怪的很,他能认得站在远处的李泽言。

李泽言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白起发现自己周围的人不知何时全都不见了。只剩下李泽言一个,他走了过来。

李泽言在白起的面前蹲下,轻声说了一句什么,又俯下身来,与他贴的极近,停留的时间也极长。

白起似是笑了一下,然后眼前便一片漆黑。

“李泽言!”白起吓得从梦中惊醒。

花了好长时间缓冲。白起才反应过来刚才都是梦。现在白起身处办公室,周围同事都转过头来看着他,关切道:“白哥,没事吧?”

白起还没完全回神,呆滞地摇了摇头。

“白哥梦到什么了?”韩叶担忧地问。

“梦到……我死了……”

韩野怔了一下,立马道:“这梦都是相反的,白哥你身手不凡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一定不会有事的!”

白起可算是找回了魂魄,笑了一下,“承你吉言。”想了想,他又说,“我这几天,还是请几天假,状态不是很好。你们有事,随时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好好好!我昨天就把你的情况向上级汇报了,上级很重视。你最近也立了不少功,上级说可以给你一周的假期。”

“……一周啊……”白起若有所思,“如果李泽言来警局找我,就说我出任务去了。”

“好。哎白哥你是跟那位李总有什么仇吗?我看你做梦都在喊他,像是很怕一样?”

“……”

“我不问了!”

白起窝在被子里,肚子上敷了一个热水袋,安静地看着电视。

“华锐总裁李泽言投资五亿于《发现奇迹》栏目组……”

去你的吧,还说不是在追人家妹子,有钱了不起啊?啧是挺了不起的……

“夜华——”

滚你妈臭嗨,抄袭狗想上天了?

“萧景琰!你给我站住!”

诶这个好这个好!就你了!

“白起呢?”李泽言到了警局问韩野。

“白哥出任务去了。”

“哦。”李泽言头也不回地走了。

韩野:……

等李泽言走出办公室,韩叶才舒了一口气,转头对同事们说——

此时时间突然静止了。

李泽言又回到办公室门口,然后时间恢复运行。

——“白哥说了,他身体不舒服请假回家不能告诉李泽言!”

李泽言不爽地皱了皱眉,转身离开了警局。

直到上了车他才意识到,他并不知道白起现在住哪里。

从前,二人住同一栋单元楼。但后来李泽言父亲迫于生计不得不搬家,后来李泽言白手起家让华锐崛起后也没有回来看看,他并不知道白起是否还住在这里。

按照记忆中的路线,七拐八绕地,李泽言终于走到了原来的家门口。

李泽言抬手,敲了敲对家的门。

白起看《琅x榜》正看的高兴,人夫夫两个正吵架吵的欢呢,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妈蛋。”白起气呼呼地去开门。“老子胃还疼着呢。”

“……”卧槽???

白起没什么好气地问:“你来干嘛?你家在对面。”

李泽言面露忧色:“听说你不舒服,来看看。”

“就是肠胃不太舒服,不劳李总记挂。”

“肠胃的毛病不能小看。走,跟我去医院。”李泽言拉上白起就走。

“哎哎哎——我还没换衣服呢!”

“那个——其实我去过医院。”白起坐在副驾驶上,有点儿小委屈地说。

李泽言面无表情,内心却被萌得咆哮起来。“所以呢?”

“所以其实我就是太久没吃药了,你带我去买点药吧?”白起真诚地点了点头。

“真的?”李泽言不知道白起不愿意去医院的真实原因,只觉得他怕去医院实在是可爱,不由得心软了。

“真的。”白起又用力地点了点头。

“……”李泽言认命地调了头。

夜晚,李泽言终于不放地离开白起回了公司,抓紧时间处理一下剩下的文件,准备处理完了接着回来照顾人。
    
    许墨走进白起家里。
   
    白起头也没抬:“还真是什么动静都逃不过你的法眼啊。”

  “这就是你心里一直放不下的人?”许墨关上大门,转过身来看着白起。

   “说的那么矫情干嘛……”

  “我还能说的更恶心你信吗?”“信,闭嘴吧你”“别畏手畏脚了,放开胆子干他娘的。”“我一个快死的人了,怎么干?他不喜欢我我死前也没个安慰,他要喜欢我那我死了不得让他难过吗?”

  “所以让你去复查啊。”

  “复查有个鸟蛋用?”

  “兴许还真的有呢?”

  “你又知道什么了?”

  “你不去复查我就不告诉你。”

  “我……操……”

  “明天下午两点,我帮你约了主任。不见不散。”

  “好吧。”

  许墨又笑了:“别怕啊,我听见你的心跳了,跳得太快了。”

  白起又一个白眼丢过去:“就你话多,我不要面子的?”

  许墨走出大门,又强调了一遍:“明天下午两点啊。”

  “知道了,滚滚滚。”

  “二四五号,白起。”

  白起叹了一口气,突然心一横想着反正老子都要死了表个白怕什么大不了就是死嘛!于是他拿出手机,给李泽言打了电话。

  “嘟—嘟—”

  “操你丫的李泽言,快接电话啊……”

  “喂?白起。”

  “李泽言!”

  “什么事。”

  “你给老子听好了,老子只说一次。”

  “嗯?”

  “我、我—”妈的,白起忽然有点哽咽。

  叫号机又响了一次。

  白起破罐子破摔一样地,吼了一句:“我他娘的喜欢你!”然后发狠的挂了电话。走向诊室。

  李泽言看着自己的手机发了会儿呆,扬起嘴角笑了。看呆了在一旁等待指令的魏谦。

  “李……李总?”

  “嗯?”李泽言一秒恢复他一如既往的冰山脸,语气中却还带着点愉悦。

  “这次的收购……?”

  “收购案放这里,你去忙吧。”

  “是。”

  “哎,等会儿。”

  “李总还有什么吩咐?”

  “去找技术部的人,给我查查刚刚这个电话是从哪里打出来的。”

魏谦接过手机一看备注:“媳妇”……

“是。”

年长的医生看着面前帅气的小伙子:“是白起先生吗?”

"是” 白起 点 头。

“我代表医院向你道歉!”医生立马了起来,他身边的一大圈医生也立马便直了身子,朝白起鞠躬:“对不起!”

白起吓了一大跳:" 这是干什么?是我治不好了吗?”

那位医生摇摇头,拿起桌上的另一张化验单,递给白起:“您确实是肠胃炎,而您之前拿到的另一张确诊胃癌的化验单则是另一位与您同名的患者的结果。是我们的疏忽,那位患者已经在接受治疗,情况
大有好转了,我身为院长,代表医院对于给您带来的麻烦表示抱歉!”

白起消化了一下信息量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谢谢……”

白起走出医院,就看见了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的许墨。

“你大爷的。”白起没好气地说。“你早就知道了吧?”

“那可不,我是谁啊。”

“那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早告诉你你就没这么快向李泽言告白了啊。”
 
“……”白起苦恼地挠了挠头。忽然看见街角一辆熟悉的车驶了过来,立马拉上许墨就跑。

“这就是你当时告完白就跑的原因?”咖啡店里,靠窗的位置坐了四个人。李泽言盯着对面的白起道。

“我那不怕你拒绝我吗……”白起耳朵都红透了。

“提问!”周棋洛本来正吃着自个儿的蛋糕,听到这里停下了,举手道,“那你们后来是怎么在一起的啊?”

许墨笑而不语,白起满脸通红,李泽言挑眉一笑。

“你还小。”

END.

评论(7)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