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只苏先生让我来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all锐】蛟龙一队二三事

·给我家阿策 @千峰随雨 的生贺
·私设全员健在
·然后我不知道怎么写打仗x
·所以就瞎鸡脖乱写了
·有任何战争方面的错误麻烦各位老板不要来骂我,请您温柔一点告诉我
·求求你们了
·哦还有啊!就是我平时喊人狗子那是爱称,因为我觉得傻不拉几的哈士奇很萌x,所以请大家看到我喊懂儿喊狗子也请不要来群殴我谢谢
·以下正文↓




“佟莉、石头,左翼包抄。”

“是!”

“庄羽、陆琛,绕他们背。”

“收到!”

“顾顺、李懂,跟着我去右边。”

“了解。”

“徐宏、罗星,你们蹲点。”

“明白!”

中心医院的病房里,一群人围着病床上的人坐了一圈,抱着手机正在开黑。

不要问我是什么游戏能九个人一起开黑。我编的,我也不知道。我没玩过。假装是吃鸡好了?

“靠!他们阴我!”杨瑞愤怒地一吼,操纵着屏幕中已经虚弱了的角色苟到树后面,给自己回血。

顾顺两枪干翻了对面的那个躲在屋顶上欺负他们家队长的家伙,然后回身给杨锐救助。

李懂正在跟对面的领队肛枪,这边杨锐和顾顺处理完了小麻烦也赶过来帮忙。

杨锐耳机里已经传来了佟莉那组完成任务的消息,他们正在朝这边赶来提供支援。

“我说,你们怎么那么快?”李懂很绝望。他还想好好表现一下赢得队长的亲亲抱抱举高高呢,准确来说应该是他把队长亲亲抱抱举高高来着。

“我们这边就遇到两个人,一分钟都不要就搞定了好吗。”佟莉笑着,弹了一下李懂的脑袋。

“哎哎哎我警告你啊不要随便动手动脚的啊!我脑袋只有队长能弹!”李懂捂着被弹了的地方,嚷嚷着。

病床上的杨锐伸过手来揉了揉李懂的脑袋:“乖。”

李懂不说话了。李懂的心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地,越跳越快。李懂想扔下手机下楼跑圈er。

其余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看了李懂一眼,暗自发誓下次开黑一定要坑死这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哦不对。

队长家的傻狗子。




一队人吃到了鸡,哦不对虽然人家不需要不过咱们还是避一下打广告的嫌,嗯吃到了鸭,杨锐提议大家一起去撸串儿。

众:“不行!驳回!没商量!”

杨锐委屈:“为什么?”

“你受伤了啊。”




话说杨锐的伤啊,是在解救人质的时候替傻瓜人质挡了下枪子儿,子弹就在距离心脏几公分的地方。当时队员们都疯了,以为这次队长要离开他们了,于是拼了命地跟敌方怼,到最后对方还是溜走了几个会苟的,但是杨锐已经支撑不住昏过去了,大家只好拉着人质抱着队长冲上直升机,心急如焚地望着祖国的方向。

后来检查出来,杨锐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需要在医院休养三个月,队员们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松完这口气,又想到这三个月他们都见不到队长了,大家又有些怅然。

这不,刚过一个月,他们就来看队长了。




“当初罗星受伤,我记得你们也是这样,一个个猴急得跟什么一样,自个儿伤还没好就闹着要来看罗星,我当时特别感动,”杨锐放下手机,笑得眉眼弯弯看着这一圈人,“如今这事儿落到我自己身上了,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大家是一家人的温暖。”

“我们当然是一家人啊。”顾顺笑了笑,答道。

大家也都点头,眼神亮晶晶地盯着杨锐。

杨锐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笑了一笑:“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徐宏看了一眼罗星,道:“罗星受伤那会儿,队长天天念叨,一直觉得内疚,说以后罗星说什么他都答应。”

“那要是我也想让队长对我百、依、百、顺,是不是也去受个伤?”顾顺挑眉。

杨锐严肃起来:“怎么能拿自己的安全开——咳咳咳咳!”

庄羽忙扶起人给人顺气,陆琛适时端上一杯水喂杨锐喝下。罗星对顾顺明目张胆地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又对杨锐说:“那现在队长你受伤了,我也对你言、听、计、从。”

“……你们这些词汇用的怎么这么奇怪呢?”杨锐又笑了,想了想,问,“我听说,最近又有野鸡不安分了?”

佟莉一直在给杨锐削苹果,削了皮又切成小块装在碗里,此时正好切完,端给杨锐,问:“你从哪儿听说的?”

“高舰长来看我的时候,我还没睡醒,醒的那会儿他正在外头打电话,我就偷听了一会儿。”杨锐挠挠头,笑了笑。

徐宏:“你居然。”

顾顺:“偷听军、事、机、密。”

李懂:“真是。”

罗星:“蛟龙的好帮手。”

陆琛:“人民的好榜样。”

庄羽:“请大家向他敬礼。”

佟莉:“礼毕。”

石头:“队长最好了。”

齐:“么么哒!”

杨锐对于众人最后齐声一脸义正言辞地说出么么哒有点不能理解:“你们对我一个大老爷们儿么什么哒?”

顾顺毫不犹豫:“因为你可爱。”

杨锐:“???”

张天德:“因为你帅。”

杨锐:“石头深得我心。”

众人:“石头?????”我没想到地主家的另外一个傻儿子竟然是真正的赢家???

杨锐清了清嗓子:“咳咳!总之你们是要有新的任务了,这次是毒/品,注意安全,别给蛟龙丢脸啊。”

“是!不会给你丢脸的!”

“千万别让自己受伤了啊。”

“是!有人受伤我们也会把让他受伤的那个敌方老狗逼爆头的!”

“啧,不能耽误正事儿啊,别忘了你们是去带走毒/品解救人质的。”

“是!绝对打得他们裤子都不剩!”

“——好样的!加油!”




蛟龙一队真是个温暖和谐的好团队。

请大家向他们敬礼。

别礼毕了举着吧,免得一会儿又要敬。




“我不在的话,就由徐宏来代替我队长的职务,你们要听话别给徐宏惹麻烦。”杨锐一边吃着苹果一边说,他的腮帮子鼓鼓的,像只仓鼠。

张天德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一下,立刻开心得像个二十斤的瘦子,周身仿佛都冒出了小fafa,甜掉牙地笑了起来。

杨锐惊恐:“石头???”

众人愤怒:“张天德???!!!!?!”

李懂也不甘示弱,戳了戳杨锐另外一边脸上的肉肉。

众人怒目而视。

坐的比较远的徐宏捏了捏杨锐脚腕,庄羽陆琛选择摸摸小手,佟莉掀开被子摸了一把肉乎乎的小肚子,顾顺很占便宜地捏了一把大腿。

杨锐:“你们突然耍什么流氓?”

大家又一脸正直:“关爱队长,人人有责。”

杨锐:“我要离队。”

徐宏大眼睛一亮:“那你离队了就跟我谈恋爱吧!”

杨锐:“……这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这样我就可以把你藏起来不给别人看每天嘿嘿嘿嘿嘿嘿嘿。”

众:“副队?????”

徐宏:“诶我说出来了吗?”




今天的蛟龙一队也面临着解散危机呢。




看吧,叫你敬着别放下来吧。

把队长逼到离队还在想着怎么对队长做这样那样那样这样不可描述的事情的流氓们。

真是极其可敬了。




话说这蛟龙一队的队员们回到舰上后,便被高云通知了任务内容。众人充满信心地接受了任务,回到房间做准备。罗星没有办法参加战斗,就自己做一些复健练习,给他的队友们加油打气。

徐宏跟杨慧通着电话。

“我哥他咋样了?”

“恢复的不错,精神挺好的,就是还是太瘦。”

“唉,可惜我现在不能请假,不然我真想瞬移过去!当时听到他受伤我却被狗逼上司困在公司我他妈真想打爆这个混蛋的狗头!”

“你你你……冷静一点,这儿有我们呢。”

“我说,你到底什么时候跟我哥表白啊?咱们老这样假装男女朋友,我帮你给他说媒他都不听我的了。”

徐宏思考了一会儿,道:“快了,等这次任务结束。”

“成功了记得请我喝一年的两点点。”

“没问题。”




徐宏挂了电话,转过身来,却见顾顺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顾顺也不掩饰,直接问:“任务结束就告白?”

徐宏点头:“是啊,怎么了?”

“这么有把握,你就不怕失败了连朋友都做不成?”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事儿成了请你喝喜酒,份子钱就免了。”

顾顺冷笑一声:“谁请谁喝喜酒还不一定呢。”

“那我们拭目以待。”




任务过程中,他们遇到了有点儿眼熟的人。

佟莉一拍张天德大腿:“这他妈的?不是害队长住院的老阴逼吗???这才过去多久他又在搞事情???”

一队人于是决定把对方全部杀光来给他们的亲亲队长报仇。

随着徐宏一声枪响,战斗开始了。




顾顺李懂很快找到了制高点,和对方狙击手斗智斗勇。庄羽抱着加强版的信号源,和陆琛一道去寻找交通工具。佟莉张天德依旧是很利落地解决着杂鱼,然后很幸运地摸到了敌方的指挥部,于是很开心地一炮轰了指挥部附赠敌方信号源,赶去策应徐宏。徐宏一个人动作也很迅速,在收到庄羽发来的敌方目标位置之后,逐个击破,不浪费一颗子弹,很快就和佟莉他们汇合了。

“有没有受伤?”徐宏首先问。

“没有。”佟莉比了个大拇指。

“我也没有。”张天德摸了摸口袋确认糖还在,说道。

“很好。”徐宏点点头,又敲了敲蓝牙耳机的话筒:“顾顺李懂,敌方狙击手解决了吗?”

顾顺自信地一笑:“马上。”




庄羽陆琛抢了一辆面包车,解决掉了三辆卡车和四个杂鱼,问徐宏:“副队,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等顾顺李懂消息,你们去接应他们。”

“是!”




这次的敌人不知道是被上一次的蛟一打怕了还是哪个游戏玩多了,竟然都热衷于苟起来,总之当徐宏他们解决得差不多还剩几个人、然后把敌方领头人从某个满是棉被鞋子布料的类似仓库一样的房间的床底下拎出来时,心情略微有那么些复杂。

徐宏果然不想就这么打死他。他把这个老阴逼的手脚打断了,拖到外头绑在树上,想让他在恐惧和痛苦中死去。

然后这个老阴逼就被爆头了。

徐宏很气愤:“顾顺?!”

顾顺丝毫不觉得愧疚,甚至还有那么一些些得意:“我替队长干掉他啊。”

徐宏懒得跟他多说:“行行行行行行行行行行行行你们去救人质吧,我们去搜毒/品。”




再回到医院看杨锐,已经过去了两周。大家有伤的养伤,把自己整理的清爽干净了才整整齐齐地出现在杨锐面前。

不过到医院的时候,杨锐还睡着。

护士把众人带到外面来,小声说:“他前几天担心你们担心得不行,一直没睡好觉。直到昨天高舰长说你们已经平安回来并且养好了伤准备来看他了他才放心,正补觉呢,免得让你们看出来他没睡好。”

众人心里头是又甜蜜又心疼,点了点头谢过护士小姐姐,与她道别,然后回到病房里又围着杨锐坐了一圈。看着杨锐眼底的乌青,他们很贴心的谁也没有讲话。

不过他们没叫醒杨锐,杨锐因为他们要来而特意定的闹铃却自己响了。

顾顺嘴角疯狂乱他妈上扬。

因为杨锐的闹铃是他在全军K歌里唱过的、专门设了私密只给杨锐一个人听的、只对你有感觉。

其余人默默在心里的小本子上记了一笔。

杨锐迷迷糊糊地从被子里伸出手来按掉了闹铃,鼻子里发出一两声软软绵绵的哼唧,揉了揉眼睛,微微睁开。

一。

二。

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九个人同时叫了起来。

杨锐当然是被吓的,剩下八个人是被萌的。

这样软软的队长看起来很好日呢。我要把他日到眼尾泛红双目含泪哑着嗓子喊我的名字说还要。

顾顺同学快住脑,你眼里的绿光快要实体化了。

“咳咳,你们怎么来了也不叫我?”杨锐坐起来,一不小心牵动了伤口,疼得他龇牙咧嘴了一下。

陆琛赶紧托住杨锐后背,扶着他往后挪了挪,靠在床板上,给人腰后面垫了个垫子,好让他舒服点。

“谢了,琛琛。”杨锐难得卖了个萌。

“不谢,欣欣。”

“……?????你怎么知道我小名的?????”杨锐很诧异。

“上次岳哦不伯母大人打来电话,你没在,我接的。”陆琛很真诚地说着。

杨锐思考了一下:“是你说她催我结婚那次?”

“原话是:欣欣啊,我是不指望你带媳妇儿回来了,早点带个丈夫回来吧!”

其余人听了,眼睛一亮。有这样的岳哦不伯母,老子还愁娶不到欣欣???

开玩笑。




“队长队长!我干掉了一辆卡车!”庄羽很是激动地说着。

“我两辆!”李懂自豪脸。

“副队把那个害你住院的臭狗屎绑起来了哦。”佟莉拍着徐宏的肩说。

“我爆的头。”顾顺假装不在乎地说,其实心里弹幕都是队长快夸我快夸我快夸我!

一直没说话的徐宏突然开口了。“队长,我有话跟你说。”顾顺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徐宏不为所动。

杨锐有点奇怪:“怎么了?”

“我喜欢你。”

杨锐愣住了。他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没等杨锐答话,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我也喜欢你,队长。”

是那个刚才还在酷炫狂拽吊炸天的顾顺。

年轻的狙击手眸中带着不容拒绝的坚毅,干净通透的眼睛直直地望着杨锐,倔强、认真、炽热,唯独没有退缩。

杨锐慢慢低下头,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我也喜欢你。”李懂同样不甘示弱。

“非常喜欢。”陆琛。

“从你收下我成为蛟龙一队的一员开始就喜欢了。”佟莉。

“是真的、真的很喜欢。”张天德。

“不是大冒险,是真心话。”庄羽。

“是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的喜欢。”罗星。

蛟龙一队的队员们,一个一个地,直白而紧张地向杨锐说出了自己的爱意。

杨锐半晌没答话,一直低着头,呼吸声都沉重了许多。众人以为他是生气了,知道听见极微小的一声啜泣,才惊讶地上前去慰问。

陆琛刚刚扶杨锐坐起来的,距离最近,便就着地形优势,小心地把杨锐搂进怀里:“怎么了队长?”

杨锐痛苦地拧着眉毛,用力睁着眼睛试图不让泪水流出来,可即使如此,他的泪水还是越蓄越多,最终决堤。

杨锐喘了口气,说:“我没有办法答应你们,也没有办法拒绝你们。”

众人愣了。只听杨锐调整了一下气息,接着说:“我不能拒绝你们,因为我爱你们。你们对我来说,缺一不可。但是我无论答应你们中的哪一个人,都会伤害其他人——”

杨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叹了出来,像是把郁积在心里很久了的感情都倾倒出来了一样,带着些许疲惫与无力。“我知道我贪心,不够负责任才会爱上你们每一个人,把我的一颗心分成八份……”

他哽咽了一下,身体又开始颤抖,说出的话语已变成委屈的呜咽:“可是……可是我爱你们啊……”

杨锐作为队长,承担了太多。该他承担的不该他承担的他一股脑全往自己肩上扛,以坚定又沉稳的姿态,把他的队员护在身后。

众人心疼得不得了。陆琛把人搂的更紧了些,一下一下地拍着杨锐的背,在他耳边轻轻哄着,其余人迅速交换了一个眼色,达成了共识。

徐宏替大家发言:“你不是贪心,不是不负责任,是你太温柔了。温柔到不忍心让这么多爱着你的人难过,所以你选择自己难过。其实你每天晚上去甲板上抽烟的事情我知道,还一直想问为什么,现在看来,就是为这事儿吧?”

杨锐没出声,点了点头。

“既然你不愿意选择,那就不要选了。我们决定,共同拥有你。”

杨锐眼神湿漉漉的,看向每一个坚定地凝视着他的面孔。

然后他笑了,眼睛里又流出了眼泪。

所幸这次的泪水不再带有痛苦。




杨锐恢复良好,提前出院。

而他归队后的那天晚上,是哭累了睡过去的。

你问为什么哭?

开玩笑。

这还用问?

当然是被人好♂好♂疼♂爱♂过啦!




不打算敬个礼吗?

END.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