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只苏先生让我来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靖苏】归殊01

•重生版,雷者慎,主靖苏
•其实我就想写他们认认真真谈个恋爱x
•ooc属于我XD
•全员苏控系列xxx
•时间轴被我吃了x
•我们的宗旨是——没有蛀牙!高贵、冷艳、矜持、优雅、端庄!
※妈勒我可爱的删除线怎么不见了QAQ?!
——————————正文————————
01.(好不容易正经起来的画风x)
   大梁帝都,金陵城外。(其实我不记得时间了x)

   “苏兄,前面就进京了。你累不累?要不要歇会儿?”萧景睿对马车内的人说。

   梅长苏撩起帘子,对萧景睿笑道:“不用,你们如果累了便歇歇吧,我倒还好。”

   萧景睿点头,正想接着赶路,城门口的侍卫突然高喊:“郡主驾到,闲人避让!”

   “霓凰姐姐!”言豫津笑着抱拳对来人打招呼。穆霓凰也对他们一笑,却是提剑从马上跃下,来试言豫津和萧景睿二人的功夫了。

   梅长苏在马车内看着外面三个翻飞的身影,叹了口气,放下帘子不去看它,但兵戈相击之声冲入耳中,却是挡不掉的。

   他不禁想起自己曾经......唉,曾经......

   当年的林殊,是多么的骄傲张扬,在战场上银袍长枪,呼啸往来。谁又能想到,自己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又是个病秧子,正是曾经那个,金陵城中最明亮的少年......

   

   在宁国侯府的雪庐住了一段时间,赶上了郡主的比武招亲。

   被穆霓凰邀请,陪着她在宫中闲聊散步,被一句:“若说您没有一点追逐名利之心,谁信呢?”给噎住。难道他能义正言辞的告诉她自己是她以前的夫家,现在回来帮发小打江山的?他略微愣了愣,随即笑着又给人噎了回去。天知道他有多嫌弃此时的自己。

   他们的交谈被一阵刻薄的斥责声给打断,言语之间竟还在踩靖王。二人看不过眼,正欲上前制止,却被另一个人给抢了先。

   “本王是哪个牌面上的人,还不由你这个奴才来定!”

    见到靖王气势汹汹,正在耍威风的掌事太监顿时泄了气。他虽不忌惮靖王,却也不敢随便惹一个王爷。天知道这位王爷哪一天威风了,想起来要治自己的罪,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但掌事太监被靖王的一喝,骂的有些窝火,便抬出了越贵妃的名头来,想压一压靖王的气焰。

随着脸上突然挨了一鞭子,掌事太监听到了霓凰郡主的怒斥:“一派胡言!”

而此时梅长苏趁着此时没人注意到他,便轻轻地来到方才被教训的孩子身前扶起他。看见孩子惊恐的表情,心一软,放柔了声音问:“疼吗?”

孩子摇摇头,又将头深深地低下去。除了靖王,没人这样关心过他。他不敢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善意,怕有哪一天,自己和对方都要被这善意害死。

萧景琰打发走了奴才,终于看见了这个白面书生。虽说并无恶意,不过因为刚刚骂过了奴才,语气中也带着还未平息的怒气,听上去便有些不客气:“你是谁?”

穆霓凰倒是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这位是苏哲苏先生,萧景睿的朋友。”他笑着补充了一句:“苏某一介布衣,靖王殿下不认识,也是自然。”

囫囵寒暄了几句,梅长苏又问那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庭生。”

“多大了?”

“十一岁。”

“十一岁……”梅长苏若有所思,又仔细看了看孩子的眉眼,不禁心头一震。

萧景琰见这人神色中似乎有那么一抹感伤的意思,自己不知为何,竟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明明他就在自己跟前,却有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

这个苏哲,到底是谁?

当知道梅长苏竟有心辅助皇子夺嫡,萧景琰便始终不给梅长苏好脸色。

“那么先生,是想选太子,还是选誉王?”

梅长苏也不恼,嘴边永远带着一抹笑意:“我想选你,靖王殿下。”

或许萧景琰并没有意识到,当时自己心中竟然是惊喜的。

可是在霓凰郡主被越贵妃下药一事之后,萧景琰对梅长苏的态度更加恶劣了。

“我生平最不喜欢的,就是像你这样,步步心机的人!”

梅长苏表面平静,内心却是猛地一痛。

萧景琰不喜欢这样的人。

难道他林殊就喜欢?

一时间,梅长苏气血上涌,却又极力压制,最终低低地咳了两声,喉头间有一抹腥甜的滋味。

萧景琰言辞激愤,却仍是注意到了这微弱的咳嗽声。

“苏先生身体不好?”

梅长苏摇了摇头:“只不过是有些着凉,不碍事。”

萧景琰一时间有些歉疚,“倒是我忘了,先生本就是来京城养病的。”他叮嘱一句“先生保重身体,好好休息。”便兀自回去了。

景琰果然没变。梅长苏欣慰地想着。在这金陵城内,其他人无论怎么变,对梅长苏来说都不算是最坏的结果。唯独萧景琰不能变。一旦他变了……作为至交好友,林殊会痛心失望,而作为一介谋士,梅长苏也会不知所措。

虽然萧景琰对他不信任的态度,确实令梅长苏有些难过,但看见萧景琰如以前一样,有情有义、滚烫的赤子之心仍在,倒是放下心来。心情好了,连喝药都十分爽快,罕见地一口闷下去——

“飞流!拿碗蜜饯来!”

“小殊,这次的庆国公侵地案,你打算让我怎么劝皇上?”蒙挚这一晚又瞒人耳目,来到了雪庐,跟梅长苏汇报着朝廷消息。

梅长苏一笑:“不用太刻意,只提一句,这案子须得让一位把持得住局势的皇子主审,他自然会想到景琰。”

蒙挚点点头,又想不通原因,正想追问,却见梅长苏脸色不好,想着人应该是累了,也不好继续打扰,便起身告辞了。

待蒙挚离开,梅长苏才剧烈地咳了起来,脊背弓起,身体颤抖起来。

飞流听到动静,从房檐上跳下来,跑到梅长苏身边,一张小脸儿上写满了惊恐与担忧。

“苏哥哥!苏哥哥!”飞流不知所措地搂着梅长苏。

梅长苏摆摆手表示自己还好,却依旧拼了命似的咳着,好像要把肺给咳出来才罢休。

飞流从前生病时,苏哥哥总是把他搂在怀里,温柔地抚摸他的后背。此时,他也把梅长苏搂着,一下一下地拍着梅长苏的背,希望自己的苏哥哥能好过一点。

待梅长苏终于平复过来,飞流才稍稍安下心来,安静地躺在梅长苏身边,头枕在梅长苏膝盖上。

“苏哥哥,不开心。”飞流突然开口。

梅长苏一愣,又笑笑:“没有。”

飞流一张俊脸皱起:“不开心,咳嗽!”

梅长苏怜爱地摸摸飞流的头,叹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咱们飞流啊……”

飞流往他怀里缩了缩,接着问道:“因为,靖?”

梅长苏又摇头:“他就是头水牛,倔。”

“水牛坏!”

“就是,水牛最坏了!”梅长苏展颜笑了。

伸手将飞流揽入怀里,梅长苏又道:“可是飞流,你要答应苏哥哥,无论如何都一定不可以伤害他一丝一毫。明白了吗?”

“水牛,欺负!”飞流急了。

“那也不行!因为那是苏哥哥……最重要的人。”梅长苏语气依旧温柔,却又添了几分伤感。

飞流只是紧紧地搂着他的苏哥哥,口中念着:“苏哥哥,不伤心。”

“嗯,苏哥哥不伤心了!”梅长苏安抚着怀中少年,眼中却已湿润。

“这是我为殿下选的庆国公侵地案的协理官员,请殿下过目。”梅长苏递上一张纸,上面写着朝中大臣的名字。随后又把手放到火盆边上烤着。

萧景琰看过之后淡淡一笑,道:“真是奇怪,我在朝中本不认识什么人,此次回京之后,机缘巧合认识了那么一些,居然大部分都在上面。”

梅长苏知他话中意思,也温言道:“这些官员,殿下大可以放心地与他们结交,至于往后想要算计他们什么,就交给我来做好了。”

萧景琰看着他的眼睛,却并未见他有一丝敷衍的意味。

梅长苏叹了一口气,又道:“誉王那边我打过招呼了,殿下不用顾虑他。”

“哼!”萧景琰冷哼一声,“我本来也没打算顾虑他。”

梅长苏淡淡一笑,又突然咳起嗽来,倒是吓着了萧景琰。萧景琰缓和下了语气道:“先生着凉还不见好?”

强行压住了咳嗽,梅长苏还是笑:“不碍事,有劳殿下动问。”他站起身来,活动了下发麻的双腿,抬头看见墙上挂着的朱弓,一时睹物伤怀,走过去伸出手想摸摸他这老朋友——

“别动!”萧景琰喝住他。

梅长苏背对萧景琰,红了眼眶:“抱歉。”

萧景琰迅速放缓语气:“这是我一位故人的遗物,他生前最不喜欢陌生人碰他的东西。还请先生不要介怀。”

梅长苏低着头,转过身一揖,“是苏某失礼了。”

萧景琰看不见他的神情,是以也没有注意到面前人不小心落在衣袂上的泪。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www!哦其实我手稿已经写了四篇了x没事儿慢慢发XD,祝我能把坑填完x
从WPS复制过来以后,格式突然好奇怪x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