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只苏先生让我来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靖苏】归殊02

•重生版,雷者慎,主靖苏
•其实我就想写他们认认真真谈个恋爱x
•ooc属于我XD
•全员苏控系列xxx
•时间轴被我吃了x
•我们的宗旨是——没有蛀牙!高贵、冷艳、矜持、优雅、端庄!
※妈勒我可爱的删除线怎么不见了QAQ?!


——————————正文————————


02.此章画风突变x(只是因为我中毒了x)


      “列将军?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坐下,烤烤火。”梅长苏放下了在靖王面前的谋士形象,和气地引着受了萧景琰之命溜到雪庐来的列战英进屋。




       列战英本就觉着梅长苏聪明,想和他交个朋友以便日后时时请教呢,此刻有些诧异,又有些惊喜,忙道:“苏先生客气了,先生着凉还没好,我是帮我们王爷来送药的。”




       梅长苏的手顿了顿,又不动声色地缩回袖子里,问:“靖王殿下?他会医术的吗?”




       “不不,昨日是朔日,是我们王爷可以进宫的日子,他是请了静嫔娘娘配了治疗风寒的药,命我送来的。”列战英解释道,“静嫔娘娘进宫前原是林——......原是一名医女,先生放心吧。”




        “既然是这样,还请列将军代苏某多谢靖王殿下与静嫔娘娘。”梅长苏笑道,又从身边的食盒里拿出一块太师糕,递给列战英,“宁国侯府的点心是真不错,列将军来一块?”




        列战英一愣,似乎没有反应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继而又有点被吓到似的摆摆手:“属下怎敢受先生如此待遇!”




        梅长苏被他逗笑:“你我都是为靖王殿下做事,没什么属下不属下的,也没什么不敢的,拿着吃吧。”




        列战英从善如流地接过,笑着道谢。




         “你们武人呐,不用像文士那么假正经的,在我面前,不必拘礼。”梅长苏又温言道。




        列战英又是一愣,忙如获大赦般地再次道谢。










         “战英,怎么去了这么久?梅长苏跟你说什么了?”萧景琰处理完了案上的庆国公一案的书文,问列战英。




       列战英正想跟别人炫耀苏先生给他点心吃的事儿呢,此时毫无保留地跟萧景琰说了。




       “你是说,苏先生让你跟他以后不必拘礼了?”萧景琰诧异。




       “可是他平日里自己的礼数从不出错,不像是能接受身边人不守礼数的样子,尤其是像你这样的臣属。”萧景琰皱眉,“你们从前认识吗?”




        列战英摇头:“属下自小便跟随殿下,自然认识的人与殿下认识的人重合。”




         “嗯......如此看来,这位苏先生,有点问题啊......”萧景琰沉思。




        列战英不解:“只是苏先生对待下属亲厚些,不是大问题吧?我见他对江左盟的下属也很和善啊?”




        萧景琰皱眉看着他,想了想他的话,点点头:“也许是我多心了吧。”










         “黎纲!再给我拿点儿橘子来!”梅长苏坐在炭炉边读书,手向果盘处一摸,并没有摸到想吃的东西,便唤黎纲帮他拿些来。




       等了半天却并没有等到黎纲,倒是飞流过来了:“门口,誉!”




        “誉王来了?”梅长苏诧异,这时候誉王不应该在他爹面前献殷勤吗?




       飞流点点头,又摇摇头:“靖!水牛!”




        “景琰来了?”梅长苏又惊了惊。心说他来干嘛?吃点心吗?




       飞流又用力点了点头。




         梅长苏站起来,披上狐裘,快步走到雪庐门口,只见黎纲锲而不舍地劝着靖王:“我们宗主这几天确实不太舒服,殿下有事,吩咐我就是了。”




        而萧景琰也锲而不舍地坚持道:“我的事并不要紧,主要是来探病的。”




        梅长苏无奈地笑笑,迎上前去:“黎纲,别胡说,我哪儿就不舒服了?”




        “宗主!您怎么出来了?这才刚好点儿别又——”




         “闭嘴。”梅长苏低声提醒,又转向萧景琰,“靖王殿下,进屋说话吧。”




        黎纲一脸为难地看向飞流,飞流丢给他两个字:“橘子!”就跃上屋顶玩儿去了。




        留下黎纲在秋风瑟瑟中不知所措。










        待靖王落座,梅长苏才缓缓坐下,淡淡笑问:“殿下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我就不能来探病吗?”萧景琰略有些不快地反问。想了想,又有点没底气地加了句,“不过,也确实有事。”




       梅长苏点头,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殿下请讲。”




       “前几天听萧景睿他们说,先生想换个住处?”




       “哦?这等小事竟让殿下记住了?”略微有些诧异,梅长苏受宠若惊地低了低头,面上笑意更浓了几分。




       萧景琰一脸的认真:“先生既是我的谋士,你的事于我而言就不是小事,先生何需如此看轻自己?”




       梅长苏一时语塞,又顺着他的意思往下问:“那殿下是想推荐个住处给苏某?”




       “呃......没错......”萧景琰又有些拘谨地别开了视线,耳根有些泛红,“本想送先生一套,奈何这些年常年在外征战,手头......实在不宽裕......”




        梅长苏差点没憋住笑:“我哪敢要殿下送我的宅子啊?”但他又正色道,“在别人眼里,梅长苏是誉王的谋士,与您一点儿交情都没有,若是日后别人问起,为何靖王殿下会给我推荐住处,而我又选了这住处,我要如何作答?”




        萧景琰一愣。




        “殿下放心,我已挑好了一处宅子,就不劳殿下费心了。”梅长苏放缓了语气,依旧淡淡地笑着道。




       萧景琰脸色有点黑,起身告辞了。




       梅长苏望着萧景琰的背影,叹了口气,叫来黎纲:“等下你装一筐橘子,给景琰送去吧。”




       黎纲看着手里刚刚给梅长苏又装满了橘子的果盘,无奈道:“宗主,咱们的橘子......快吃完了......”




       梅长苏抄起手边的《降帝记》《翔地记》敲了黎纲脑袋一下:“去童路那儿再买几筐不就行了?”










       “殿下,苏先生差人送来一筐橘子。”列战英抱着黎纲送来的橘子,在萧景琰书房门口禀报道。




       “给他退回去!”




        “......是”列战英颓然转过身。殿下这橘子看起来挺好吃的啊!




        “等等!”萧景琰把手中的房契往桌上重重一拍。




        “......”殿下这橘子好重的啊!




         “......正好省了买橘子的钱......留下吧!”




        “是!”










         “什么?苏先生选了蒙大统领推荐的宅子?!”接到列战英的消息,萧景琰鹿眼一瞪。




       “是,就在长郅坊,和咱们背靠着。”




         萧景琰摸摸下巴,皱着眉问列战英:“战英,你觉不觉着,苏先生和蒙大统领的关系......挺亲密的?”




       列战英想了想,说:“他仅是选了蒙大统领推荐的宅子,倒不见得有多亲啊?”




       “哼!”萧景琰冷笑一声,“蒙大统领推荐的宅子就可以住,我推荐的就不能住。避嫌避嫌,整天就知道避嫌,却和誉王亲成那样!”




       列战英有点蒙:“殿下您这是生的哪门子气啊?誉王送的礼他不是一样也没收吗?哦对了,苏先生让我跟您说一声,他要在苏宅和靖王府间挖一条密道。”




       “密道?”




        “是的,因为明面儿上,您不能常去苏宅,有了这条密道,您便可时时拜访了,苏先生也可常来咱们这儿,也用不着出去还要躲着谁了。”




       “他选了蒙大统领推荐的住处,就是因为地点的原因?”




         “......”殿下您重点不对啊!










        “太子开了一家私炮坊?”听到消息,梅长苏一惊,“他胆子倒是大,楼之敬都倒了他还在通过私炮坊捞钱?”




       黎纲点头:“是的。原本这私炮坊是太子和楼之敬一起开的,东宫得八分利,楼之敬得两分利。”




       梅长苏清明的眸子似乎闪过了一道寒光:“他倒是亲自送给我了压倒他自己的其中一根稻草。”




       “哦对了,户部的沈大人也在查这件案子。”童路出声提醒。




       “沈追?”




        “没错。”




       “好,你们一旦查到有关私炮坊的任何线索,都可以放给沈追。”




        “是,我们一定尽力配合沈大人。”




         “啊,还有秦般若,有消息也别忘了她一份。”梅长苏眯起眼睛,手指捻起衣角,一下一下地搓起来。




        “是,属下明白。”童路和黎纲一同点头道。




        梅长苏别开视线:“去吧。”










        次日午后,梅长苏果然等来了誉王。




       “苏先生,我最近发现了扳倒太子的线索!”










        待誉王离开,已是傍晚,梅长苏回到火盆旁坐下,又咳起来。




       “苏哥哥?”飞流抱着梅长苏的手臂,轻轻摇着。




        “毒蛇......”梅长苏拭干嘴角的血,喃喃道。




        “毒蛇坏!”飞流立刻接嘴。




         梅长苏稍稍回神,笑着摸摸飞流的头:“就是,毒蛇可比水牛坏多了呢。”




        “欺负苏哥哥,都坏!”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w


蛤蛤蛤我是网吧里的一股泥石流xd在网吧里码文xxx有病orz


这画风简直x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