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只苏先生让我来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靖苏】归殊03

•重生版,雷者慎,主靖苏

•其实我就想写他们认认真真谈个恋爱x

•ooc属于我XD

•全员苏控系列xxx

•时间轴被我吃了x

•我们的宗旨是——没有蛀牙!高贵、冷艳、矜持、优雅、端庄!

•一定要说一句对不起!因为手稿里面这一章写的实在不好,所以我就把靖苏看琅琊的那篇拿过来加了几段就发出来了(因为基本内容大致差不多)这次实在是过于草率,再次抱歉!(添加部分的段落会用加粗字体打出来)

•我的删除线又不见了QAQ

——————————正文————————

03.(画风慢慢正回来了?不,其实画风一会儿正一会儿迷x)

按梅长苏的计划,事情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只一样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殿下真的觉得,暗中相助沈追,仅仅是落实一桩贪渎案,便够了吗?”秦般若眯起眼睛,问誉王。

誉王心中顿时明了,却又颇有踌躇:“那么依你之见?”

秦般若勾唇冷笑:“这桩案子,翻了天,也只是贪渎之案,就算殿下在朝堂上如何打压,终究伤不到太子什么筋骨。”

“东宫现已着手关停私炮房了……你是说,在这之前,把事情闹得更大些?”



“歧途?朝堂之争,哪里有分歧之分?胜者,自然为正!”想着谢玉在自己面前,激昂着他的论调,直到走回自己书房,萧景睿还在思考父亲这最后一句话。

胜者,自然为胜吗?现在的太子,走的是正途吗?誉王呢?不都在使玩弄人心的手段?现在的梁帝,可称得上是胜者,但他走的,便一定是正途吗?如果是,祁王哥哥和赤焰军,又何故无端造反还被诛杀满门呢?

萧景睿想不通。

突然,“轰”的一声,吓得萧景睿一个激灵,同时感到了地面跟着一声巨响一起颤了一下,扬起迷朦的一层尘土。




“你说什么?私炮房炸了?”梅长苏也被吓了一大跳。

“是,据说是因为最近无雪天干,火星崩落引起的”黎纲禀报到。

“死伤如何?火势控制住了吗?”

“烧了一条街,少说也有数百人。不过还好,京兆尹府的人和靖王府的人及时赶到,控制住了火势,没有烧到下一条街。”

“还是烧了整整一条街啊……你陪我过去一趟,也看看景琰。”

“是。”





“站住!这里闲人不得入内!”侍卫看守着刚成了废墟的街区,拦下了梅长苏。

梅长苏暗自自嘲,从前他还是那个金陵城内鲜衣怒马的少年,谁敢拦他?现如今摸了副皮囊,便再无人会对他恭恭敬敬地称一声“林少帅”。此只得浅浅一揖,对侍卫说:“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谁啊?”

碰巧列战英经过,梅长苏便一笑,扬扬下巴道:“我找他。”

“啊,列将军,先生请。”



“要是能多过一天就好了......”萧景琰无比痛心地说着。

送穆王府军资来的穆霓凰,问:“多过一天?那又能怎样?”

萧景琰认真道:“户部的沈追昨日已递交了私炮房一案的文书,他还很自信地跟我说,一两天内,朱批很快就会下来。没想到,折子递上去一天,就发生了如此惨烈的意外......”

梅长苏心中有火,不禁出言提示道:“殿下真的以为,这是个意外吗?”

“苏先生此话何意?”萧景琰还没转过弯儿来,对上梅长苏清冷的眼光,皱眉细想,不由得勃然大怒:“只是为了加重打压太子的砝码,他们就能如此草芥人命吗?!”

梅长苏别过脸去,掩饰了眼中的悲哀与愤怒。

而萧景琰却误解了这个动作,眯起眼睛又狠狠一瞪:“这也是苏先生为誉王出的奇谋吗?”

还不待梅长苏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穆霓凰就已先厉声问道:“萧景琰!你这话什么意思?!”

“哼,我只是看苏先生如此信誓旦旦,还以为————”他说到这里兀自停住了,倒不是穆霓凰的质问,而是因为他看见了梅长苏一向清冷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的震怒。

“你以为什么?”穆霓凰气极,这个笨水牛,就不知道对她的林殊哥哥,更是他自己这蠢水牛爱着的人好一点吗?

此时的梅长苏心绪已平复下来,冲穆霓凰道:“郡主————”

却被穆霓凰打断:“靖王殿下征战多年,连说错话给人道歉的道理都不懂了吗?”

“郡主,殿下只是随口一说,并非是有心的。”梅长苏接着劝解。

穆霓凰着急了,反驳道:“任谁这么说都有恶意,更何况是他萧景琰?!”

梅长苏悄悄丢了个眼色给她,侧过身面对穆霓凰又是一揖,恳求似的唤了一声:“郡主!”

穆霓凰不甘地别过头去,也不说话了。

萧景琰终于是松下语气道了个歉,才勉强算是让这事儿过去了。

这时,戚猛清点完了支出的军资来禀报:“殿下,这次共支出了军帐二十顶,棉被四百五十床,要不要报兵部一声?”

萧景琰点点头:“你不说我还忘了,虽不是什么大数目,但还是报兵部一声,按规矩来办事。”

戚猛正准备领命,梅长苏却突然道:“等等!殿下,这批军姿不用报。”

“为......为什么啊?”戚猛不解。

“别问那么多为什么,苏先生说不报就不报,就当是靖王忘了,你们也忘了,先别报兵部了。”穆霓凰气还没消完,就有些烦躁地说。

“就照郡主的意思办。”萧景琰点点头对戚猛道。

梅长苏眉毛跳了跳,差点笑出来:好嘛,都不肯说一句‘照苏先生的意思办’,景琰还这么孩子气呢。


毕竟萧景琰还不知道穆霓凰已然知晓梅长苏在辅佐他,所以在萧景琰面前,梅长苏还是要假装一下支走郡主,才开始跟他解释不报军姿的原因。

中心思想其实就是一个:让靖王在皇帝面前先露个脸。

“可是我做事,不是为了给别人看的。”萧景琰略有些不齿。

梅长苏淡淡一笑:“若是做事之前便想好了要给别人看,那是殿下德行有亏;可若是做了好事却不能为人所知,那就是苏某这个谋士无用了。”说罢,对萧景琰揖了一揖,“告辞。”

看着梅长苏的背影与穆霓凰并肩,一同离去,萧景琰心中竟有些不是滋味儿:“为什么郡主和苏先生关系这么亲厚,而苏先生却对我不冷不热的?明明......梅长苏是我的谋士啊......”




私炮坊事件一出来,各大府邸都乱成一团,除了言府和苏宅。

苏宅又对外闭关了,说梅长苏旧疾复发,不宜见客。

让我们来看看真实情况……


“啊啊啊啊啊苏兄快救我啊!!!!!——”正被飞流追着满院子乱跑的言豫津向梅长苏求救。

梅长苏坐在廊下吃着橘子,笑道:“你把手里拿着的木头小鹰还给他就好了。”

终于脱离险境的言公子喘着粗气,一脸生无可恋地走到梅长苏身旁坐下,问:“那个小鹰很重要吗?”

“嗯,那是庭生送给他的。庭生是他交的第一个同辈朋友,自然分量在他心里要重一些。”

“庭生……?”言豫津似乎在思考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哦,就是你用来击败百里奇的三个孩子中的一个吧?那孩子现在在哪儿呢?”

“本来郡主是要了去的,后来听郡主说靖王殿下看着合眼缘,便要了去在靖王府里当亲兵了。”

“哦,这样啊……诶对了,苏兄你叫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梅长苏又是一笑,颔首道:“过几天我要在苏宅设宴请客,你替我给景睿送份帖子去。我之前借住雪庐的时候,曾惹了谢侯爷不快,再登门多有不便,只有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多亏你了苏兄!这几天景睿他们家忙得很,景睿虽然没说可我知道他累的很。我又不好就因为要找他玩这个理由把他拉出来,这次正好借送帖子的由头让他放松放松!”言豫津好像很高兴的样子,用力拍了拍梅长苏的肩。

“好久没有人这么爽快地拍过我的肩了!”梅长苏笑出了声,心里也暗暗感动于言豫津对景睿的真挚情谊。

不过他们好像忘了一件事……

自梅长苏成为江左盟宗主以来,与他打闹的人就少了,渐渐地也只剩蔺晨一个了。因为每当有人与他打闹,那个可怜的人就会被飞流举起来扔出门去,除了蔺晨飞流不敢动。

至于咱们言大公子嘛……

“啊啊啊啊啊苏兄快救我啊!!!!!——”





“兄长要在苏宅设宴请客?”穆霓凰诧异,“为何要请夏春来呢?”

“不仅是夏春,誉王帐下的秦般弱也会来。”梅长苏一笑,眼里透出一丝狡黠。“我要让他们帮我检查密道。”

“可是兄长,这样太危险了!”穆霓凰不放心。

梅长苏摇了摇头:“只有他们两个人都发现不了的密道,才是真正的密道。”

“但是如果————”

“我做了十足的准备,你放心。”

穆霓凰叹了一口气,真的放下心来:“兄长自然不会骗我.....那么,兄长要请靖王吗?”

“啊?景琰?”梅长苏失笑,“当然不请啊!”

“为了避嫌?”

“是。在誉王和悬镜司的人眼中,我与景琰并无半分深交,甚至景琰还会因为上次我帮他捞了你们穆王府的人情而记恨我呢,我设宴怎么会请他呢?就算请了,他又怎么会肯来呢?所以为了避嫌,还是不请他了。”



“什么?苏先生在苏宅设宴请客?还请了誉王?!”萧景琰放下手中的文书,皱起眉头。

列战英点点头:“是。黎舵主还送来两筐橘子,说是苏先生因为要避嫌而没有请殿下而送来赔罪的。”

“他————请了.誉王?!”萧景琰的重点并不在橘子上。

“呃,是的。殿下放心,誉王不会伤害苏先生的......”列战英有些汗颜。

“哼!他敢?!”

“......”列战英不太懂最近自家殿下在想什么。




一场宴过去,总算是有惊无险。秦般弱和夏春两个人确实都没有发现苏宅通往靖王府的密道。

蒙挚和穆霓凰待宾客散尽,又翻墙回到了苏宅的内室。安抚了稍微有点儿被吓到的蒙挚,梅长苏又半开玩笑地说:“密道已经建好,二位想不想陪我走一趟?”

而蒙挚却当了真:“好啊,走吧!”又想到密道中一定十分阴冷,便拿了梅长苏的狐裘,“把这个披上,走吧!”他了兴奋得很。

穆霓凰和梅长苏对视了一眼,又看向蒙挚,心中均是有些伤感。

“怎么了?”蒙挚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梅长苏长长叹出一口气,道:“蒙大哥,你就这么跟我过去,若是景琰问起,你为什么会和我在一起,你怎么回答?”

蒙挚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怔了怔,底气不足地接话:“那就说你帮过我……或者说我是受你胁迫,我没办法才——”

“蒙大哥。”梅长苏语气已经染上了哀色,“景琰不是那么好骗的。你蒙大统领是什么人物,如果你我之间只是为了报恩,或只是因为被威胁,那么我最多能利用一下你就不错了。若非推心置腹,若非信任无间情同手足,我怎么可能会把这条关系到我生死成败的密道都告诉你呢?”

此时穆霓凰已潸然泪下,不忍地别过头去。

“我——我以为他知道……”蒙挚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他知道你与我有来往,知道你偏向我、赏识我,但他却并不知道你我之间真正的渊源。”

“小殊,”蒙挚心中有如刀割一般,“干脆什么都跟他说了吧,我们之间真正的关系,还有你真正的——”

“我最怕的,就是这个。”梅长苏难掩悲恸,沉声道,“蒙大哥,还有霓凰,请你们答应我,无论将来我与景琰之间有什么误会、他有多厌恶我,都请二位千万不要告诉景琰我是谁。”

蒙挚不解:“你这又是何苦?!”

梅长苏脸色惨白,苦笑一下,道:“景琰的那个名动金陵、跃马提枪、志在报国、有着满腔热血的少年玩伴,与我这个阴诡谋士永远都不是一个人。这对于景琰来说,难道不好吗?”

“小殊……”蒙挚心中难受,不忍见他这个样子,便立刻保证道,“靖王不知道也没关系,这不还有我和郡主吗!我们一定会保护好你!”

穆霓凰也已平复了心情,郑重地点头:“没错,兄长放心,萧景琰那个木头脑袋想不通,我与蒙大统领也必定能护兄长周全,倾尽全力帮助兄长。”

梅长苏终于展颜笑了:“如此,便多谢二位了。”





萧景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对苏先生是一种什么情感。明明自己最讨厌这种阴诡谋士,但是又会不自觉地关注他:看到他身体不舒服,自己会担心;看到他一向淡漠的眼眸中亮起一丝愉悦,自己也会开心;可看到他与其余人似乎关系都亲密些,自己心里又不是滋味儿;明明他有事行事有违自己的本心,但很快发现这个人在极力避开自己心中的忌讳,从而心一软也就随着他去了。

为什么这个梅长苏,明明与小殊有这千差万别,明明就是我讨厌的一类人,我却对他恨不起来,甚至觉得他与小殊是这般相似呢?

靖王府内,萧景琰彻夜难眠。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

画风好迷……

小可爱们送我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好不好啊QAQ!感激不尽!

唉我去睡觉了x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