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只苏先生让我来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靖苏】归殊04

•重生版,雷者慎,主靖苏

•其实我就想写他们认认真真谈个恋爱x

•ooc属于我XD

•全员苏控系列xxx

•时间轴被我吃了x

•我们的宗旨是——没有蛀牙!高贵、冷艳、矜持、优雅、端庄!

•忍不住把合鸟主放出来了x蔺晨哥哥我喜欢你啊!

•蔺苏出没注意!!!

蔺苏出没注意!!!

蔺苏出没注意!!!(重说三x)

•系统你把删除线还给我x

——————————正文——————————

04.(画风终于正回来了!可喜可贺!)

萧景琰又梦魇了。

倒不是梦到有谁要找他索命,而是关于梅长苏的。

他最近总会做一两个关于梅长苏的梦,然后过不了多久,梦境中的事便会真实发生。但真实发生的事与梦中也有些差别,比如他上次梦到自己在指责梅长苏,梅长苏只平静地说了一段话,萧景琰便气极,怒气冲冲地走了。然而真实情况是,梅长苏受了萧景琰指责后,只是一一解释,一一认错,又与萧景琰讲了些谋局之道,萧景琰听后觉得特别有道理。有的时候苏先生还送了一个橘子呢。想到这里,萧景琰有些高兴。

但是这次的梦里,苏先生貌似不太好啊……脸色苍白,身体虚弱,还裹着毯子坐在火盆边上,好像很冷的样子。

萧景琰不放心,正好想到关于朝堂上也有问题想要请教梅长苏,便举步进了密道。


“长苏啊,萧景琰在你心中再重要,你也得爱惜自己的命不是?”蔺晨在南楚的任务完成,来到苏宅喝着梅长苏酿好的梅花酒(注1),悠悠道。

而这句话恰巧被站在密道门口准备拉铃的萧景琰一字不落的听了去。

飞流来叫梅长苏去密道开门时,梅长苏正在捂蔺晨的嘴。接到通传后,梅长苏又急忙去密道见靖王。由于屋里暖和,梅长苏仅着了件单衣,而打开密道门,一阵寒气迎面袭来,叫他生生打了个寒战。蔺晨从他身后为他披上狐裘,冷着脸瞪了他一眼。

梅长苏向靖王行了礼,又向蔺晨抱歉地一笑:“你先去和飞流玩会儿吧,我同靖王殿下有事要谈。”

蔺晨甩给他一个白眼,不答话。

梅长苏失笑:“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儿似的。好好好,你爱怎样便怎样吧。”又转向萧景琰,拱拱手,侧身让开路,“靖王殿下,请。”

三人落座,蔺晨坐在梅长苏的身侧,继续光明正大地喝着梅长苏就算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也不怎么舍得喝的酒。


“殿下的做法很对。”梅长苏赞赏地点点头,露出欣慰的微笑,“在朝谋事,一曰立德,二曰立功,三曰立言。殿下此次出言劝谏兵部尚书而不向太子、誉王甚至皇上多言,是非常聪明的做法,算是立了德。(注2)只是这样一来,难免会让誉王的眼线看见从而疑心殿下是在帮衬太子。不过殿下放心,这不算什么大麻烦。”

顿了顿,梅长苏又道:“过几天,我会再送誉王一份大礼,届时殿下只需安心待在府中,等着苏某的好消息便是了。”

萧景琰疑惑地看着他:“什么大礼?”

梅长苏只是笑:“到时候,殿下自会明白。”

见人不愿说,萧景琰也不强求。他又换了下一个问题:“先生……也爱喝梅花酒吗?”

梅长苏心中猛地一沉,面上却不动声色,笑着回道:“是啊,从前很喜欢,现在……唉,怎么,殿下也爱喝这种酒吗?”暗地里又把蔺晨骂了千万遍:大爷的蔺晨!没事儿干嘛抢我酒喝!

一直没有插嘴的蔺晨此时却突然道:“殿下若是没什么事的话便请回吧,长苏该喝药了。”

梅长苏低声地喝了他一声:“蔺晨!在殿下面前收收你那副德行!”

萧景琰并不认识蔺晨,便问:“这位是……?”

“这是琅琊阁的少阁主,是苏某的朋友。”梅长苏语带歉意地答道,“他平日里的行为确实失礼了些,还请殿下莫要见怪,苏某在此给殿下赔罪了。”

“哪里,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也是我所羡慕的江湖中人,何来怪罪?”萧景琰忙道,“先生确实累了,本王也就先回府了。告辞。”

送走了萧景琰,梅长苏才舒了一口气,又睨了蔺晨一眼:“今天就不该给你喝酒。好嘛,这下景琰又要怀疑我的身份了!”

蔺晨却说的是另一件事:“你为什么不告诉靖王,你要去宁国侯府的事?”

梅长苏一愣,又低眉淡淡道:“没必要告诉他。这次景睿会被伤的很深,我不希望景睿会觉得,景琰也参与了这件事。”

“所以你就要全部一个人承担吗?”蔺晨气极,“萧景琰被你护得这么好,他却从来没想过你会被伤得体无完肤!”(注3)

“可是,蔺晨!”

“我知道,你不仅要昭雪旧案,还要把萧景琰安安稳稳地送上皇位。我更明白你对他的感情。但这种种,至于让你把自己搭进去吗?”

梅长苏苦笑:“我已经变成一个冷酷无情的谋士了。这样的人难道只有景琰一个人厌恶吗?林殊也厌恶极了这样的人啊。况且即便你蔺少阁主当真治好了我,让我可享天年,难道我就真的可以抛下赤焰军七万忠魂,抛下同生共死的誓言,独自活在这世上吗?”

“一旦旧案昭雪,英灵们自然也希望你活着!况且你死了,江左盟怎么办?像卫峥黎纲甄平这样的仍旧在世的赤焰旧部怎么办?霓凰郡主怎么办?蒙挚怎么办?萧景琰怎么办?!”还有他蔺晨又该怎么办?……

梅长苏沉默良久,看着蔺晨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叹了一口气,道:“我听你的,会好好活下去……”

顿了顿,他又道:“抱歉,蔺晨……”

蔺晨一愣。明白了他话中意思后,不答话,兀自走出了房间。


而这一边的萧景琰,心中所想也十分复杂。

一不小心听到的蔺晨的那句话,萧景琰着实有些懵。他在思考,自己在苏先生心中的“重要”,仅仅是因为他是苏先生择定的主君呢,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

还有那个蔺晨,看上去真是……与苏先生关系极好……苏先生看他的眼神也那样柔和,这二人莫不是……『墨琰:靖王殿下您重点跑偏儿了!』

还有,苏先生也爱喝梅花酒吗……

「景琰!你看我弄到了什么好东西!父帅去年埋下的梅花酒!」这一日晚上,林殊激动地拉着萧景琰,来到靖王府的梅林,启开自己从家里偷出来的酒。

酒香顿时溢了满园,清冽的香气,只一闻便令人精神放松了不少。萧景琰面露喜色:「好香的酒!」但他又正色道,「这可是林帅的珍藏,你确定要喝?」

萧景琰记得,林帅去年埋下的这两坛子酒,是言国舅送的,林殊这样便偷了出来,确实不妥。

「无妨,咱们只喝一点点……」话还未说完,林殊便愣住了。

——「啊父帅!不是我干的!是景琰!」

萧景琰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却立刻帮他顶罪:「林伯伯,是我让小殊去偷酒的,您要罚便罚我吧!」

林燮却罕见地没有揪着林殊耳朵把人拎回去,而是一笑,道:「若是真想喝……靖王殿下,可否借三个碗来用用?咱们便在梅树下畅饮梅花酒,也放肆一回。」

萧景琰忙跑回屋里拿了碗出来,三人月下畅谈,好不痛快!

从此,萧景琰每次去林府,林殊都会拿出一坛子梅花酒送给他。

说到底,酒是言侯爷当年送给林帅的,那么苏先生也很有可能是从豫津那里知道这酒,又或者,人家本来就知道有这种酒呢……

可这也太巧了些吧?不仅仅只是梅花酒这一件事。苏先生想事情的时候也会搓手指、苏先生谈论兵法时也是那般游刃有余胸有成竹、苏先生一眼便看破了庭生的身世……

“殿下。”列战英的通报声打断了萧景琰的思绪。“蒙大统领请见。”

蒙挚总算成功地向靖王表了忠心,成了朝堂之上第一个支持靖王的。虽然没有宣之于众,萧景琰心中的底气到底还是足了不少。

私炮坊之案的讨论声渐渐淡了下去,萧景睿的生日终于是到了。

经过宁国侯府一夜的惊心动魄,梅长苏的身体又开始不适。打发走了誉王,又请蒙挚将他送回苏宅,梅长苏裹着狐裘,坐在炉火边取暖。

“苏先生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样苍白?可是出了什么意外?”萧景琰看见梅长苏的憔悴模样,心中一惊,想到之前梦中场景,忙问道。

蒙挚刚要说梅长苏入了水,怕着凉,却被梅长苏接过话头:“无妨,殿下稍安,待苏某将今夜详情细细禀告殿下。”

“今夜竟是这般凶险吗……也是可惜了景睿。”萧景琰听罢二人的讲述,心中十分不是滋味。

蒙挚在梅长苏的眼神提醒下,还是没有说几人迫不得已入了水的那一段。

“对了,长公主当年的秘事,毕竟是机密,誉王有没有问你,你是怎么查到的?”蒙挚突然问。

梅长苏笑了笑:“那不是我查到的,是誉王自己查到告诉我的。”

“什么?!”蒙挚听得满头雾水。

“整件事情,我从年前就开始谋划了——”话还未说完,梅长苏便被刚喝完酒过来的蔺晨打断了。

“你闭嘴,给我好生歇着,我来替你讲。”蔺晨目光轻飘飘地扫过萧景琰,在梅长苏身边坐下,递给梅长苏一碗药,兀自讲了下去,“长苏先找了个贩运皮货的商人在红袖招里说大楚某老王爷与萧大公子容貌相仿,再安排个老宫人无意中提醒皇后想起当年莅阳长公主的旧事……这两条凑在一起,已足以让某些人把它们联系起来。誉王满身的心眼太多了,秦般弱也是个有秘密就想追查的人,根本不用太推波助澜他们就自己动了。”

梅长苏喝了药,本来就有些昏昏欲睡,这下又闻着边上蔺晨身上的酒香,更是迷迷糊糊的了。此时听蔺晨说到了这里,弱弱地补了一句:“有件事你们大概不知道,宫羽上个月刺杀了一次谢玉。”

“啊?!”蒙挚又是一惊。萧景琰也面露不可思议的神色。

梅长苏缓了缓神,和蔺晨坐开了些,道:“当然按照计划,刺杀并不成功。负了伤的宫羽情急之下躲进了红袖招,为秦般弱所救。为了报答救命之恩,宫羽便将谢玉当年杀婴的秘密告诉了秦般弱……”

萧景琰双眉紧缩,看了梅长苏一眼,又将目光转向火盆,沉默不语。

蒙挚倒是没发现他的异样,一拍大腿:“我明白了!誉王知道了这么多内幕,一定会来跟你商量怎么利用。你就帮他谋划在生日宴上揭穿一切。真是太妙了!不过宇文暄他们……”

蔺晨对于梅长苏刚才的嫌弃表示不满,便又递了一粒药给他,替他答道:“这宇文暄来金陵,本来就是誉王奉旨接待的,自然会见到宇文念。小姑娘的心思一探便知,更何况她与萧景睿实在长得太像,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凭誉王的舌头,也不难说动他们今夜过来。”

“哦,对了。”梅长苏吃了蔺晨给的药,被苦得脸都绿了,缓了好久才开口道,“陛下后天在槿榭围场安排了会猎吧?”

蒙挚点点头:“是的,今年最后一次春猎。”

“请蒙大统领安排一下,在猎场找机会震一震宇文暄他们,免得他们以为我大梁朝堂上的武将皆是谢玉这等弄权之辈,无端生出狼子野心。”梅长苏低低地叹了一口气。

蒙挚忙道:“猎场之上有我和靖王殿下在,请先生放心。苏先生身子本来就弱,像宇文暄这种小事,就别再操心了吧。”

萧景琰也道:“是啊,苏先生放心,猎场之上我们一定会挫一挫他们的锐气。时辰不早了,先生吃过药,也该安歇了。我与蒙卿便先告辞罢。”

“殿下先行一步。我们一起出去,反而不方便。”蒙挚向萧景琰行了一礼,悄悄对梅长苏使了个眼色。

待萧景琰离开,蒙挚才长吁一口气,对梅长苏无奈道:“小殊,你就算是灯油,也不是这般熬法啊。”

蔺晨淡淡道:“他是个多有主见的人,蒙大统领难道不清楚吗?”

蒙挚向蔺晨深深一揖:“日后,还请蔺公子多费心了……”

梅长苏眼眶发热,心中情感十分复杂。他闭上眼睛别过头去。

蔺晨叹口气,扶起蒙挚,道:“我自会多费心。”

他已为他费心了十三年,自然不会在此时放弃。

蒙挚走后,梅长苏再次向蔺晨道了一句:“蔺晨,抱歉……”

——————————tbc——————————

注1: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有没有这种东西x,后来上度娘查了一下,有一种酒是在酿造的时候会加上红梅和白梅花瓣,但是它属于黄酒,叫红粬酿。我文里的设定是白酒啦x所以貌似依旧没有这种东西x

注2:纯属瞎扯,请勿当真x语文课上讲了立德立功立言,我只是很想用在文里来着x

注3:合鸟主对水牛的误解以后会澄清的啦x

码文的时候,歌单先是播《痴情司》,到讲戳穿宁国侯府丑闻那儿的时候又刚好播到神夏的经典BGM《The Game is On》,最后长苏说“蔺晨,抱歉”的时候又开始播《secret base》……我的歌单有毒x

以及,打字打到「大楚某老王爷」的时候,输入法备选第一个居然是「老王XD」,第二个才是老王爷……我是不是暴露了x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