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只苏先生让我来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靖苏】守岁

跨年贺文w,不知所云系列,跪求爸爸们不要嫌弃x

文笔渣,轻喷w

时间设定是靖苏一起过的第一个新年√

以及我查了一下,墨玉手镯好好看啊QAQ!(本文中用了墨玉来形容水牛宝宝眼睛黑x)

可以接受往下走x↓

——————————正文——————————

密道的铃突然响了。

梅长苏正看书看得入迷,听到这并不算大的响声,竟也被吓了一跳。

缓了缓神,看见外头夜色正浓,不禁心下奇怪:这个时辰,景琰不好好在宫宴上待着,过来干什么?

打开密室门,萧景琰正抱着几个食盒,安安静静地站在那儿,比往日看上去要温和了许多。梅长苏客气地将人引进屋,待人坐下,方才开口问:“殿下,可是皇上那里出了什么事?”

萧景琰摇了摇头,指了指刚放下的食盒,道:“宫宴实在无趣,我找了个借口溜出来了,顺便带上了母妃做的点心,想着与先生一同跨年守岁也是好的。”

梅长苏便笑了出来。从前,林殊才是那个耐不住性子非要跑出来玩的主儿,萧景琰只是被他一起拽出来的。想不到如今这水牛竟溜成了习惯了。

“先生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见殿下还有如此孩子气的举动,实在意外。”

“先生可答应了?”

“什么?”

“守岁。”

梅长苏又笑,点了点头。


“苏哥哥!烟花!”飞流此时跑进来,拽拽梅长苏的袖子说。

“飞流想放烟花?”萧景琰问。

飞流用力朝他点点头,又转过小脸,期待地看着梅长苏。梅长苏有意逗逗他,便接着问:“我猜飞流一定是想放蔺晨哥哥送的烟花,对吗?”

飞流愣了愣,接着又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姐姐、哥哥、穆!”

“哦——”梅长苏作恍然大悟状,“飞流不想放郡主姐姐和小王爷哥哥送的烟花。苏哥哥知道了,这就让黎纲大叔去准备!”

萧景琰别过了脸去,肩膀一抖一抖的,想来是在憋笑。

“不要!胖鸽子!”

“噗!”梅长苏一个没憋住,笑出了声,“你喊蔺晨哥哥什么?”

“胖!鸽!子!”飞流皱起小脸,嫌弃地道。

梅长苏差点笑岔了气,忙哄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自己去找黎大叔要烟花放吧!”

飞流这才高高兴兴地离开,梅长苏又笑问萧景琰:“殿下,可愿与苏某一起观赏烟花?”

萧景琰欣然答允,又抱起来时带的食盒,跟在梅长苏身后一同到庭中坐下。


火药与空气急速摩擦,发出破空的响声。霎时间,绚烂的火光照亮了整个苏宅。

梅长苏仰起脸看着五彩的烟花,回想起从前与萧景琰、穆霓凰一同守岁的时光,不禁微笑起来。

萧景琰自然同他想到了一处,回过头来下意识地要喊一声“小殊”,却惊觉身边坐着的早已不是自己此刻心中所想的人。还来不及失落,又见那人嘴角噙着一抹笑意,面容映着火光,仿佛被烟火所点亮了一般,虽并不炽热明亮,却也足以带给空虚冷硬了许久的心灵以温暖。

心中那块空了十三年的地方好似突然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般,满得溢出来,从心脏流向四肢。仿佛每一个毛孔都舒张开了一般,连指头尖儿都是酥酥麻麻的。萧景琰恍惚了一瞬,又立马回了神,清清嗓子,放轻了声音道:“先生,吃些点心吧。”

梅长苏笑意还未褪去,此刻转过头来看着萧景琰,正对上萧景琰墨玉般的眼睛,两个人的心都跳差了一拍。梅长苏先反应过来,依旧是笑盈盈的,答了声:“多谢殿下。”


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块精致的糕点,梅长苏轻轻嗅了嗅。好久没有吃到静姨亲手做的点心了。梅长苏在心中笑叹出来,又是怀念起当初林殊和萧景琰一同吃静嫔做的点心的日子来,心头一暖,将糕点放入口中。

清甜香糯的点心,入口即化。依旧是记忆中的味道,却又似乎多了几分岁月的痕迹,吃起来竟有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梅长苏贪恋着口中久违了的味道,低着头,久久没有动作。

“先生,可是糕点不合口味?”

梅长苏这才惊醒:“啊,并不是。静嫔娘娘做的点心,苏某很喜欢。刚才一时走神,还请殿下勿怪。”

“无妨。”萧景琰摆摆手,又拿过来另一个食盒,满目真诚地盯着梅长苏,“先生尝尝这个,这是本王最爱吃的点心。”

梅长苏心里咯噔一下。

只听萧景琰继续道:“这个叫做榛子酥,也是我母妃做得最好的点心。”


萧景琰有些无奈地看着他和梅长苏中间突然多出来的、正欢快地大快朵颐着他原本带给梅长苏的榛子酥的少年。

刚才萧景琰将榛子酥拿起一块,递给梅长苏。梅长苏手还没伸出来呢,一个蓝色身影就突然窜到梅长苏怀里,眼睛盯着萧景琰手中的榛子酥直发绿光。

萧景琰不解地看向梅长苏。

梅长苏无声地笑笑:“飞流也很爱吃榛子酥。”

此时飞流少见地对萧景琰也露出了温顺带点怯怯的目光。

萧景琰心一软,把一整盒榛子酥都递给了飞流。


“慢点儿吃,别噎着了。”梅长苏温柔地替飞流擦掉嘴边的点心残渣,宠溺地笑笑。

萧景琰头一次觉得梅长苏看起来这么顺眼。他不禁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位麒麟才子。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萧景琰脑子里就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一双剑眉,一对星目,鼻子挺挺的,嘴唇薄薄的、嘴唇、唇……诶嘴唇边上这是啥?哦哦哦是太师糕的残渣。唉这人光顾着说飞流了自己怎么也没注意呢?真是的……

萧景琰伸出手,四指托着人下巴,拇指轻轻抹掉人唇边的残渣,倒是把人吓了一跳。

“殿下?”

“先生,慢点儿吃,别噎着了。”萧景琰一笑,收回手好像自己刚才什么都没做过一样。

梅长苏一愣,随即耳朵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此时皇宫方向传来了钟声。

那是新年的钟声。

萧景琰仰头凝神听了一会儿,等到钟声停下,才又低下头来看着梅长苏:“先生,新春快乐。”

梅长苏亮亮的眼睛对上萧景琰的,笑着点了点头:“殿下,新春快乐。”

景琰,接下来的日子里,一定步步艰险。是我把你推上了夺嫡之路,让你不得已去做那些你不想做的事……能有幸再和你一同守岁,我已经非常高兴。日后,若是你终于对梅长苏厌恶到忍无可忍,还会与他一起跨年吗?我不知道还能护你多久,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也要记住,一定要保住你身上那颗赤子之心,去开创一个河清海晏的大梁天下,好吗?

梅长苏这么想着,抿了抿唇,笑得更坚定了些。

苏先生,我萧景琰的命,从此可就同你绑在一起了。

萧景琰这么想着,也浅浅的笑了笑。

炮竹声更热闹了些,打更的声音早就被淹没了,苏宅此时倒是静下来了,庭院中的两人久久的对望着,仿佛时光静止了般。

这是林殊同萧景琰过的第十九个新年,是梅长苏同萧景琰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新年。

此时二人只希望此刻永恒。

惟愿与君长相守,生生世世不分离。

——————————fin——————————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宝贝们看到凯歌同框了没有啊QAQ!!!!!!!!!!!!!lo已经爆炸!!!!!!!!!!!!!!!我再也不怀疑央视爸爸的党性了QAQ!!!!!!!

嗯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们w,新年快乐呀!

评论(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