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只苏先生让我来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这是一篇气不怎么正的戏

#景译 哦我名朋张译121了解一下?

#我发现我真的写不出来我想要表达的东西orz,求指点

#求扩列

景瑜是个好孩子。

刚开始见面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了,多干净的一个人啊。

他的眼睛里藏不住东西,开心了就是开心了,眼角眉梢里满满的都是开心,甚至还会通过那存在感极强的两颗虎牙表现出来,让人不知道为什么就能跟着一起开心;不高兴就是不高兴,眼神里写满了委屈,非要人给顺毛才好一点,顺了毛还不够,大型犬一般的眼神巴巴地望着你,盯得人心软,只好轻声细语地哄才好罢休。

可是他被哄好了之后反过来就能跟你唠嗑,把你给吵死。

不过正好,我也喜欢听他唠。

拍红海的时候我脑袋一抽,又瘸了。景瑜就来陪我说话,说莉姐又把我撂翻啦,副队的大眼睛上被蚊子叮了一个包居然还能跟我的眼睛一般大,导演已经准备抗巴祖卡过来跟迫击炮对轰了等等。

我听了就笑,他也笑,他说译哥我刚看厨房里有条乌鱼,我给你弄了吃吧,我说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弄呢,你会吗,他说会,我就说好,那我尝尝你的手艺。

于是景瑜一米八七的大个子,就那么撅在那里给我洗乌鱼。我看着还是愧疚,我说要不你别洗了我们去外面吃吧,他说不行,就要让你尝尝我的手艺。他抬起头来冲我一笑,虎牙大大方方地露在外面,好像也在冲我笑。

我说好吧,那我给你讲故事吧,他眼睛一亮,说荣幸之至。

于是那个午后,他处理乌鱼,我讲着十年前的故事,时光仿佛就此静止,留存下这一刻的平和与温馨。

黄景瑜就是个大男孩,总能给人带来好心情。

希望你充实,希望你成功。

End.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