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只苏先生让我来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韩叶】你再说一遍?

 ♪叶神生贺 我们的宗旨是——苏苏苏苏苏叶神!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加粗部分为老夫老夫(?????)模式,我想小天使们应该能看明白xxx,有不明白可以问我XD

♪来扩列找我玩呀!

♪以下正文





十三岁的叶修,还在家里用自己房间的电脑玩着风靡一时的网游,凭借精湛的技术以及深不见底的下限,混得风生水起。

十三岁的韩文清,还没有被网游“荼毒”,还是学校自个儿班上的学霸班长,每天顶着生人勿近交钱包不杀的脸催作业,也算是校友们茶余饭后能谈起这么一号年级第一的知名人物。




十四岁的叶修,因为网游,第n+1次被自家老头子拿着竹棍抽。他的成绩倒也不能算差,只不过叶父的要求在年级前三。要知道,从刚进校的年级第一突然掉到七八九十,旁人或依旧觉得叶修很厉害,可叶父心里的落差,还是比较大的。

十四岁的韩文清,又一次站在了校领奖台上,以蝉联第n+1次年级第一的荣誉,被授予他学习生涯中的第n+1张奖状。




叶修打网游虐菜虐得爽,却觉得现在玩的这款游戏真是越来越没意思,没意思到他都想好好学习了。

韩文清蝉联也蝉联得爽,却觉得学习并不是他真正想要干的事。他甚至都不想学习了。




十五岁的叶修,偷了自家弟弟收拾好的行李,顺走了自家弟弟的身份证,在他十五岁生日的那个夜晚,离家出走。

十五岁的韩文清,家中出了变故,父亲失了业,只靠母亲的工资支撑着生活。韩文清借此机会向父母坦言自己不想学下去了,打算辍学,出门闯闯,自己挣钱为父母分忧。韩父韩母与儿子深谈了一日,最终点了头。




大约一个月后,《荣耀》开服。

叶修对游戏的热情又被燃了起来,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款游戏能陪他走完一辈子。

韩文清则是在去网吧找兼职的时候,遇上了《荣耀》。

到了这时候,他们才仿佛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意义。




终于。

“‘一叶之秋’,打一场吗?”

“奉陪到底。”





两人真正认识,还得说到线下面基那会儿。那时候,两人都想看看能和自己打得不相上下的到底是个什么人。彼时苏沐秋还在,大家相互之间也算是游戏中的熟识。由于那时候叶修和苏沐秋都没有多少钱,韩文清便爽快道:“我去找你们。”

那时候的韩文清,也得省钱,于是选择了搭火车。坐在哐啷哐啷响的火车上,韩文清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景物,心竟随着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也越跳越快起来。





韩文清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叶修。

但是他并不想承认这个上红下绿趿着拖鞋叼着烟头头发乱得能养麻雀的家伙是他的朋友。虽然叶修早就提醒过他自己很。好。认。

韩文清还是走了过去。

“‘一叶之秋’?”

“哎,大漠啊?”

韩文清点头,伸出右手:“韩文清。”

叶修伸出手去跟人回握:“叶秋,幸会。”

手真好看。韩文清心里狠狠地赞扬了一句。


这样的几个人面基,少不了要打《荣耀》。叶修叫了“气冲云水”的操作者吴雪峰上游戏,跟苏沐秋两个人领着韩文清就往苏沐秋出租屋对面的嘉世网吧跑,四个人又到游戏里“交流感情”去了。

酣畅淋漓地打了一天,在闻到网吧里泡面的香气之后,三个人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要吃饭。跟吴雪峰告了个别,三个人退游戏讨论吃什么。

“我吃泡面。”叶修一脸无所谓。

“还有客人呐老叶!”苏沐秋敲敲叶修脑门儿,又转向韩文清,“韩兄弟,吃什么?今儿我请你吃饭!”

“我都行,你们决定吧。”韩文清也是无所谓的。

苏沐秋想了想,“回家问问沐橙吧!”

最终几个人吃了一顿麦当劳。

叶修把自己的汉堡塞给苏沐橙,用眼神示意小姑娘多吃点儿,嘴上倒也没闲着,说:“嘉世网吧的老板,说要开个战队。”

“陶老板?那咱们可得头一个捧场!”苏沐秋笑。

叶修看向韩文清:“怎么样?老韩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啊?”

韩文清摇摇头:“我有打算了。”

“啊?!你不打《荣耀》吗?”苏沐秋跳起来,他以为韩文清的意思是要做别的工作。

“那倒不是。”韩文清解释,“我是Q市人,战队的话,想去离家近的。”

“Q市……霸……什么来着?”叶修在脑子里苦苦搜寻最近新战队的名字。

“霸图。”韩文清出声提醒。

“哎对对对,老韩你要去霸图的话,后天就得去报名了啊……”叶修略显遗憾地说。

韩文清倒是没料到这人会遗憾,有点儿不知所措似的:“以后就是对手了,又不是不能再见面。职业选手的话总有机会在场上见到的。”

叶修还是一脸可惜啊可惜的表情:“唉,可怜霸图从此以后难得从哥手上抢到冠军喽。”

韩文清:“……”叶秋你大爷。

B市还在上学的叶·我才是真的·秋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心里对自家混账哥哥的怨念又增加了几分。

第二天上午,苏沐秋和叶修带着韩文清去西湖边上吹了吹风,说着临别前的体己话。作为送别礼物,苏沐秋送了韩文清一件自制银武,而叶修则是拍下一包一九一六。

“你哪儿来的钱买一九一六?!”苏沐秋又跳了起来。

“老爷子那儿偷的,我哪儿舍得自个儿买啊!老韩,我自己都舍不得抽,便宜你了!”叶修哥俩好地勾住韩文清的脖子,眉眼弯弯,眸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闪烁。

笑得真他妈好看。韩文清又狠狠地在心里赞扬了一句。






结果韩文清回了Q市,刚在战队报了名,就与叶修暂时失联了。QQ不回、游戏也不上、打苏沐秋的电话也没人接。过了十来天,叶修终于上了游戏。韩文清小窗敲他:“叶秋,之前怎么不见你人?”

“哦,我这边出了点事儿。”

“要紧吗?”

“已经处理好了。”

“需要帮忙就跟我说。”

“好。谢了老韩!”

后来是直到第一赛季过去后韩文清才知道那时是苏沐秋出了车祸去世了。

他不禁开始敬佩起自己这位对手来。

虽然这家伙抢了第一赛季的冠军。





“苏沐秋怎么没跟你一起进嘉世?”第一赛季嘉世夺冠,韩文清在选手退场通道堵住了叶修。

“啊,他在去报名那天,回程的路上出了车祸,去世了。”

“……”韩文清有点愣神,“我不知道,抱歉。”

“没事儿,”叶修笑,“哥一个人也能打爆你。”

“……”妈卖批。

“但是。”韩文清又在心里狠狠地赞扬了一句。

这个混蛋笑起来怎么能他妈的这么好看。





直到多年以后,韩文清总能记起叶修那时候的笑容。让人心安,也让人毫不察觉地就陷了进去,出不来,也不想出来。而叶修的笑容里,总是把这个人身上的疲倦与伤感掩盖住,有时候稍稍松懈一点,这些琐碎的情感就从这人眼底眉间溢了出来。


叶修。



让人信任,也让人心疼。



为什么当时,没有给他一个拥抱呢?韩文清懊恼地想。







第二赛季,冠军又是嘉世的。

这时候的小韩队长,觉得自己对叶修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对此他很发愁,很苦恼,但他也无法忽视打心底里泛上来的欣喜。小韩队长不知道这种异样的感情叫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很想打败叶修,想看见叶修吃瘪的表情。那一定很有意思。韩文清的斗志又被燃了起来。

“不过,在看到他吃瘪的表情后……”

我会抱住他。韩文清想。



“老韩,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叶修从背后搂住韩文清,笑道,“你一小号都把人给A死啦,还盯着屏幕呢。怎么?跟这人有仇啊还是能看出花来啊?”


韩文清站起来,转过身来抱住了叶修。



“……老韩?”叶修连忙想看看韩文清怎么了。



韩文清右手扣住人后脑,左手搂紧了人的腰,“别动,让我抱抱你。”



“怎么了?”叶修奇怪,脑袋搁在韩文清肩上,问。



“刚才我想了一下,发现我其实第一第二赛季就想这么做了。”



“——你,你再说一遍?”这信息量好像有点儿大。



“我说,我从第一赛季就喜欢你了。










第三赛季,丫冠军还他妈是嘉世的。

“艹!”韩文清不甘心,“下次,下次一定要拿到冠军。拿到了冠军我就给叶秋表白。”

B市的秋同学对着身旁女孩子递过来的情书又狠狠地打了俩喷嚏。






好在,这次韩文清一语成谶。

第四赛季,领奖台上高举奖杯的从吴雪峰变成了韩文清。

所以flag不能乱立。当你立的flag没有韩文清这样霸气、你也没有韩文清那种魄力和行动力的时候,就不要瞎鸡脖乱立了吧。很容易折的。

咳跑题了。

在选手退场通道里,韩文清又堵住了正在抽烟的叶修。

“老韩,这次便宜你了。哎不得不说,你们新来的那个小张同学啊,真挺不错的,你还真是享福了!”叶修深深地吸了一口手中的烟,笑着对韩文清打了个招呼。

“我知道吴雪峰退役你心里难过。”韩文清皱眉,回道。

叶修一愣,然后又笑起来:“哎老韩这么善解人意啊,哥心领了。那什么,没啥事儿我就先走了啊。哦对了对了,恭喜夺冠。”说着,叶修在身旁的垃圾桶上碾灭了第十二个烟头,转身就准备走。

韩文清深吸一口气,道:“叶秋,我喜欢你。”

叶·混账哥哥你把名字的使用权还给我·秋在连着打了三个喷嚏后,默默将房间里的空调调高了几度。

叶修的身形僵住了。他花了一点儿时间找回自己的声音,才开了口——尽管那声音沙哑得不成样子——还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他开了口:“你再说一遍?”

耿直如韩文清,他果然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

韩文清微微俯下身,吻了吻叶修的脑袋。

叶修突然回身,抱住了韩文清。






直到感觉到肩膀上的衣料被染湿,韩文清才意识到叶修在哭。

韩文清左手环上人的腰,右手抚上人后脑勺,放柔了声音问:“叶秋?怎么了?”

叶修不答,肩膀开始小幅度地颤抖。

不过一细想,韩文清也明白了。虽然目前苏沐橙也在慢慢成长起来,叶修身边依旧会有搭档,但是吴雪峰退役,叶修心里难受是肯定的。叶修身边的好搭档已经走了两个了。想想苏沐秋,韩文清也觉得十分惋惜,毕竟是那样明亮的一个少年,于叶修来说是好搭档,于自己来说也绝对会是好对手。至于吴雪峰,年龄的增长和手速的下降都是无法避免的硬伤,躲不开,也实在是无可奈何。而他韩文清,身边刚刚多了一个得力的搭档,刚刚将蝉联了三届冠军的嘉世斩落马下。在叶修彷徨失落的时候,正是自己风光得意的时候。这个时候叶修难过,也不难理解。

但是,“我在。”韩文清拍拍叶修的肩,笨拙却郑重地说道。

叶修的情绪也渐渐平复下来。从韩文清颈窝里抬起头来,叶修悄悄踮起脚,在韩文清唇边落下一个轻飘飘的吻。虽说还是红着眼睛,眼神还有些软软的,叶修却笑了。

叶修将含笑的双眸对上韩文清坚毅的眼神,再次开口道:

“老韩,恭喜夺冠。”





他们理所当然地在一起了。





第八赛季,叶修突然退役,韩文清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叶修,他急坏了。就在韩文清差点把第四个俱乐部标配的清风第三代捏爆之时,张新杰送来了消息。网游里新区有个ID叫君莫笑的,武器是自制银武,一把能变形的伞。





“不给你点儿颜色瞧瞧,还真怕你太骄傲。”

“果然是你。”

下了游戏,韩文清就去职业选手群里翻了翻,果然看到一个群名片叫君莫笑的,他悬着的心可算落了地。

大漠孤烟:怎么回事?

君莫笑:没事儿,一年之后哥就回来接着虐你们。

大漠孤烟:谁信。

君莫笑:哥真能虐你们。你看刚才。

大漠孤烟:……

大漠孤烟:我是说不信你真没事。





当天韩文清就搭了最快的一班飞机赶到H市,从苏沐橙那儿打听到了叶修的所在。听闻人一职业顶尖大神在当网管,韩文清怒火蹿得老高,虽然说带了墨镜口罩遮住了脸,但是周身散发的强大的生人勿近的气场依旧瘆人,载他从机场到兴欣网吧的出租车司机差点忘记收他车费。

走进网吧的时候,陈果被吓了一跳,以为是来踢场子的。但是又看了看,就一个人,也不像是要闹事,便非常厚道地把这差事交给了叶修。

“哎哎,有个奇怪的客人,你机灵点儿,应付一下啊。”

叶修正拉着黄少天苏沐橙唐柔包子几个人一起下副本呢,耳机里声音那个闹腾,游戏音效本来就噼里啪啦嘭的,黄少天和包子又是俩活宝,叶修自然是没有听清陈果在说什么:“啊老板娘你说啥???”

说话间,那位“奇怪的客人”已经径直走到了前台。

叶修头也没抬:“上机?身份证。”

“叶秋。”韩文清强压怒意,沉声道。

叶修暗叫不好,赶紧摘下耳机把陈果拖自己位置上坐着:“老板娘你帮我顶一下,过了这个本儿就行。材料分配他们都清楚,不清楚你问小唐也行。”然后他就转向韩文清,“这位‘客人’,我们出去聊。”





“如果我当时不去找你,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韩文清还把叶修搂在怀里,问。


叶修笑了笑,回道:“当时免得你担心嘛。我退役你不是正好努力一下拿个冠军什么的?对付小周压力可得多大啊,我要是让你分心,可不就成了大罪人了?”



话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但是韩文清也明白了叶修的意思。不答话,只是吻了吻人的发顶。



良久,他说:“以后受了委屈,要跟我说。”



叶修乖乖地点点头:“好。”



顿了顿,叶修又笑了:“不过有老韩同志你在,我就算是想受委屈也受不着吧?”







“诶诶诶老叶去哪儿了怎么突然换成了个妹子???这姑娘谁啊?老叶女朋友?我听老叶叫她老板娘,不会都成家了吧?!”游戏里,黄少天还在闹腾。

“是我们网吧的老板娘。”唐柔回复。

“哦哦哦哦哦哦这样啊。对对对老叶跑去当网管了,我还去看过他来着。等等,刚才是不是还有‘那位’的声音啊???是吧是吧是吧?”

苏沐橙一边送走一波儿小怪,一边无奈地回复:“虽然说我非常欣慰流木大大你这么机智灵敏,但是你要是再吵,我的炮就要招呼到你身上去了!”

“别别别啊苏妹子!我这么帅气可爱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身价你怎么舍得打我是吧!不过我说真的是不是啊!刚才真的有‘那位’的声音吧!!!!!”

“看板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包子你为什么要朝着我扔板砖啊啊啊啊啊啊!!!!!”

而此时陈果的内心懵逼。

刚才奇怪的家伙好像喊叶修喊的是“叶秋”,然后叶修还跟他走了;这个叫“流木”的剑客声音和话痨属性特别特别特别像黄少天;这个叫“风梳烟沐”的枪炮师声音和技法特别特别特别像苏沐橙……

好像那个奇怪的家伙的声音和恶灵退散的气场也特别特别特别像韩文清???

陈果:我去买张彩票?





叶修和韩文清这边,可没工夫去管陈果内心的波涛汹涌。

韩文清把叶修拉进无人的暗巷就把人按在墙上吻起来,直到叶修呜咽着快要喘不过气来才分开。

“不打算解释一下吗?”韩文清愠怒的声音伴随着风声呼啸着蹿入叶修耳中。

叶修知道自己这处境暴露了之后韩文清担心自己,也就叹了口气,一五一十地把在嘉世的遭遇告诉了韩文清。韩文清听完,把叶修搂在怀里,良久不语。

“好啦老韩,我还没难过呢,你难过什么?”叶修笑道。

“以后有事,要跟我说。”

“好好好,都听你的。”叶修小小地蹭了蹭韩文清的颈窝,点点头答应。

韩文清叹了口气:“真是胡闹……”语气中的怒意倒是消下去许多。

“对了老韩,”叶修又补充,“以后,叫我叶修。”





后来轮回主场的全明星上,韩文清的“叶秋,我等你回来”和第十赛季叶修的“我回来了”完美照应,就像是给这两个人的人生交错点中加上了曲折却美满的点缀,让他们本就熠熠生辉的人生更加绚烂夺目,与他们自己而言,也许这也是一种幸福。

而第十赛季兴欣夺冠后,叶修的双手脱力差点拿不稳奖杯也着实让韩文清心疼了一把。叶修,他先是为嘉世,再是为兴欣,都奉献出了自己的全部精力。不仅是叶修,所有的荣耀的职业选手,都是在将自己全部的热血和青春燃烧给荣耀。各人都有各自的心酸曲折,各人也都有自己的耀眼锋芒。可是叶修经历过的,比这些人更要深刻和痛苦。叶修经历了好友的离世、昔日队友的背叛、以及陪伴了自己多年的账号卡的易主……经历了许多磕磕绊绊,叶修却依旧善待这个世界,用自己单薄的身躯,再次撑起一个王朝。

韩文清看着台上那个笑得亮得人快要睁不开眼的人,嘴角不禁也勾起了一丝弧度。

这就是他爱着的人啊,仿佛由内而外散发着温暖的光芒,不管心情多么低沉,只要在这个人身边,那些苦闷忧郁总能化为烟尘,随风而去。

叶修。

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啊。

韩文清等的,不是“叶修”,也不是“叶秋”。他等的不只是一个单纯的名字,而是那个在游戏里第一次见面就爆了他拳套,还在世界频道里喊“大漠你拳套还要不要”的那个人。

他等的是那个第一次线下面基上红下绿趿着拖鞋叼着烟头发乱得能养麻雀的那个人。

他等的是那个藏着一九一六舍不得抽却在以及临走前拍给自己当送别礼物的那个人。

他等的是那个曾经抢了他三个冠军的那个人。

他等的是他爱着的那个人。

所以,叫什么名字,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韩文清知道,他爱着的,就是这个被一群队友簇拥着高举奖杯笑得特别好看的那个人,就足够了。





世邀赛。

虽然历经曲折,中国队还是拿下了世界冠军。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队内知情人士表示:“我和领队分在一个房间。领队每天都会研究其他各国家战队选手的打法特点、为我们的队员们制定训练计划和新的战术工作到很晚,基本上没有在凌晨两点钟之前睡过觉。多亏了领队的新战术,我们能更有针对性地训练,更有准备地表现,但是领队自己也要注意身体。”

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队内知情人士表示:“老叶每天都会模仿其他国家的队员们的打法特点来和我们进行针对性训练啊不得不说这家伙模仿的还真是那么回事儿!我有一次正好对上美国队的那个阵鬼,我次奥当时真的就对面是老叶吧一定是吧!然后我就照着当时模拟训练时研究出来的针对性战术来打了所以那场我赢了。韩国队的那个元素法师你们知道吧,哎哟我的天那家伙真是特别难缠,我可在他手上吃了不少亏!老叶就把我跟那位的对战视频拿来复盘。那几天我们都能看得出来老叶的黑眼圈比出国之前还要重,肯定是熬夜熬得更晚了!后来新战术指定出来他把文件拿来给我的时候站都有点儿站不稳了!唉老叶他真的很拼啊!国家队的大家都很辛苦、很努力,但是老叶付出的真的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多。国家队的大家都见过,有一次老叶直接趴在训练室的电脑前就睡着了。听张新杰说这家伙就没在两点之前睡过吧?我们队长吧张新杰分一间房可不就是希望他能休息好吗真是的!拿了世界冠军很开心,这都是队员们和领队一起努力的结果!但是真的希望叶修能注意身体!”

还有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队内知情人士表示:“大家,很出色!感谢领队!”

而在国内的韩文清看完赛后拜访,虽然只是一言未发地关掉了电视,但是他微微颤抖的双手却出卖了他对于世邀赛夺冠的激动。

冯宪君给韩文清打了个电话,说国家队凯旋那天,全联盟都要去接机庆祝。

韩文清欣然应下。

到了机场好不容易等到叶修,却被这货拉着跑路,据说是因为亲爱的冯主席在接机之后安排了虽然叫做新闻发布会但是绝对能被硬生生掰成粉丝见面会的活动,叶修当然得跑。





在车上,韩文清看着身边一上车没过多久就睡过去了的、明显瘦了一圈儿的人,看着人眼底乌青,看着人苍白的脸色,心疼地叹了口气。

等叶修睡醒,他们回冯主席给订的宾馆的车程还有两站路。

“……诶?我怎么睡着了?”

“在国外熬夜,嗯?”

叶修见人脸色不对,马上赔笑:“别生气啊老韩!你看哥这不给咱们国家争光了吗,世界冠军啊!”

“胡闹。”

“也算是,圆了乐乐一个冠军梦吧。”

韩文清一愣,随即了然,他倾身吻了吻叶修的前额。

叶修果然是这样强大而温柔的一个人。

这个人的强大,一看便知。

但这个人的温柔,要用心去感受。

然后你就能溺死在他的温柔中。




第十二赛季,韩文清退役。

韩文清终究放不下霸图,就在霸图当了教练,而叶修则被冯主席拉去做了B市电竞总局首席顾问。两个人见面还是得两头跑。





“什么时候回B市?”韩文清可算是放开了叶修,问。


“你就这么想我走啊?”叶修反问。“哥可是特地从老冯那儿要来的假啊!你可别告诉我你忘了今儿什么日子。”



韩文清直接用一记深吻封住了人的嘴。



一吻结束,韩文清贴在叶修耳边,沉声说:



“生日快乐。”



“我爱你,叶修。”



这种时候开低音炮,简直犯规。



“老韩,你再说一遍?”叶修也凑在韩文清耳边,舌尖碰了碰韩文清耳朵,语带笑意。



“我说,叶修,我爱你。”等把人压到床上去后,韩文清又加了一句,“一如既往。”



我也爱你,老韩。叶修在心里默默地回复。



一如既往。








END.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真·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

让我们一起祝叶神生日快乐吧!

叶修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11)

热度(119)